关于“南陈北李,相约建党”之我见(下)

【2012-08-30 10:21:57 来源: 《百年潮》 作者:萧超然点击数:15587


  第三,1920年时,陈独秀的思想并没有达到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程度,因此不可能和李大钊一起商议计划建立中国共产党。我同意那时的陈独秀还不能算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但他关注劳工,同情劳工的命运,关注和欢迎俄国十月革命,思想开始转向马克思主义,应该是可以肯定的。这有他1920年前后所写的文章为证。陈独秀这时的思想很驳杂,保留更多的还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或者说这时他基本上还是一个激进的民主派。但这就会影响到他想要建立一个革命的政党吗?不,不会的。因为激进的民主主义也是北洋军阀政府所不能容忍的,而推翻北洋军阀统治的决心,陈独秀也是不会动摇的。两方面势同水火,尖锐对立。这时陈独秀已具有“直接行动”和“根本解决”的思想基础。如果我们联系到这时他的思想已开始转向马克思主义,联系到他与李大钊的亲密关系,不能不受到李大钊思想的影响,那么,在他们两人落难同行、郑重道别之际,秘密商议要建立一个同北洋政府斗争到底的革命党——从历史的本质看实即中国共产党这种事情,这难道不可能吗?客观地说,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历史已经表明了这一点。而且,在这里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就是我们不能简单地用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程度去衡判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上个世纪80年代曾流行一种颇为时尚的观点认为,中国共产党成立时,没有几个人懂得马克思主义,完全不具备建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思想基础,从而认定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在中国人为移植的,缺乏根基,是“泊来品”等等,这除了有海外某些人的恶意诬蔑外,就是有个别研究者自觉不自觉地把列宁创建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条件套用于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完全脱离了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历史实际,是一种俄国教条,不可不辩。

  第四,为什么高一涵发表在1927年5月《中央副刊》第60号上的《李大钊同志略传》(以下简称《略传》)未提及陈、李相约建党之事,这与他同时在武昌中大追悼会上报告《李守常同志事略》(以下简称《事略》)中所讲的陈、李途中相约建党是不是有矛盾?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对《略传》和《事略》作一比较。《略传》以前我未看过,只是最近由朱志敏同志复印惠予借阅,才把它看了一遍,并对照《事略》作了一点比较研究。现在我就把看过比较后的的几点想法写在下面:

  一,《略传》与《事略》同为研究李大钊、陈独秀的极为难得的珍贵史料。两者都源于高一涵,不过前者是高签名亲笔所写,发表于1927年5月23日《中央副刊》第六十号,后者是高在追悼大会上的报告,经参加大会“血友社”的记者笔录整理成文,分两次刊登于1927年5月24日、25日汉口《民国日报》上,两份资料面世的时间只相隔一天。因此,应视为是高一涵同时所作,一般来说,其所记内容,都是真实的,可信的。

  二,《中央副刊》和《民国日报》当时都是武汉国民党的宣传喉舌,其时蒋介石已经叛变革命,而汪精卫的革命伪装尚未剥下,宁、汉两地仍成分裂对峙之势。李大钊牺牲后,武汉的革命空气仍然高涨,悼唁李大钊成为武汉国民政府支持的一项重要活动。因此,一般来说,发表于武汉国民党喉舌的这一报一刊上纪念李大钊牺牲的材料,也应是真实的,可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