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望道在建党初期

【2012-05-30 14:04:28 来源: 《党史博览》 作者:陈振新点击数:8123

陈望道(1891~1977),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五位党员之一,是中国共产党发起组——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之一。1920年4月首译《共产党宣言》,1921年6月参与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党成立后任中共上海地委书记,后任党创办的上海大学代理校务主任、中华艺术大学校长。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复旦大学校长,任期长达25年。

首译《共产党宣言》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年仅28岁的陈望道匆匆从日本回国。

  回到浙江杭州,经沈仲九推荐,陈望道到浙江第一师范学校担任了国文科教员。他在这里工作了半年多,主要从事国文和国文教育的改革。1919年末,因改革酿成“一师风潮”,陈望道不得不选择了离开。

  1920年3月,陈望道接到了邵力子的一封来信,从中得知星期评论社的戴季陶要他翻译《共产党宣言》的消息,并给了他戴季陶提供的日文版《共产党宣言》和李大钊从北大图书馆借来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于是,陈望道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浙江义乌分水塘村着手翻译工作。

  在1919~1920年五四新文化运动蓬勃发展的时期,报纸上已可见马克思、恩格斯著的《共产党宣言》的章节和片段,但还没有一个人把它全文介绍到中国来。戴季陶很想自己来完成这一工作,但又觉得力不从心。因为他认为要完成这本小册子的翻译,起码得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对马克思主义有深入的了解,二是至少得精通德、英、日三门外语中的一门,三是有较高的语言文学素养。陈望道在日本留学期间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学说,日语、汉语的功底又很深厚,所以邵力子推荐他来完成这一翻译工作。陈望道躲在柴屋内,没日没夜地译书。由于夜以继日地工作,陈望道消瘦了许多。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特地包了粽子,配上蘸食的红糖,给他补身体。过了一会儿,母亲进来收拾碗碟,却见陈望道满嘴墨汁。原来他全神贯注于斟酌字句,竟将砚台里的墨汁当做红糖蘸着粽子吃了。陈望道在花了比平时多五倍的工夫后,终于在1920年4月底完成了翻译工作。

  5月,村里人进城,给陈望道捎回来了一封电报:星期评论社邀请他到上海担任该刊的编辑工作。于是,陈望道带着翻译完的译稿来到上海。到上海后,住在三益里李汉俊家,并把译稿连同日文版、英文版《共产党宣言》交给了李汉俊校阅。李汉俊校完后又给陈独秀再校,最后由陈望道改定。原准备在《星期评论》上连载,但该刊因进步倾向被当局发现后勒令停办。直到1920年8月,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共产党宣言》才由又新印刷所以社会主义研究社的名义,作为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的第一种得以出版。此书首版仅印1000册,全部送人。因为8月版《共产党宣言》的书名错印成《共党产宣言》,所以9月再版重印1000册,同时把书名改正过来。

  由于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需要,继又新印刷所之后,平民书社、上海书店、国光书店、长江书店和新文化书社等出版单位又相继大量出版《共产党宣言》,到1926年5月已是第十七版了。1938年,上海新文化书社又出了再版。在陈译本出版10年后,华岗的译本于1930年由中共地下出版机构上海华兴书局出版;成仿吾、徐冰的译本则在陈译本出版18年后,于1938年8月由延安解放社作为“马恩丛书”的第四种出版。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