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将陈光

【2017-09-14 20:17:22 来源: 《党史博览》2017年第9期 作者:北京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点击数:679

  北上的大路经西昌到泸沽分岔,一条是经登相营,翻小相岭,再经越嶲至大树堡渡口的宁雅正道,另一条是从泸沽经冕宁、大桥、拖乌到安顺场的翼王故径。中革军委的部署是多点进攻:命左权、刘亚楼率红五团取宁雅正道攻占大树堡,这一路因敌军重兵防守,后改为佯攻。红军主力选择了翼王故径。果然这一路敌军防御薄弱。陈光率红二师主力袭占农场,但因无船,无法架桥。红一师经擦罗袭占安顺场,在安顺场得手,但只得一条船,亦无法架桥,要过河只剩150公里外的泸定桥。红二师奉命去夺泸定桥。于是,从安顺场过河后的红一师在东岸,红二师在西岸,两师夹大渡河攻击北上。红二师以四团为先头,昼夜兼程急行军赶在敌增援之前夺取西岸桥头,待后续部队到达后,经激战夺取了泸定桥。

  大渡河战役期间,国民党中央军已陆续渡过金沙江围堵上来,红军要脱离大渡河峡谷,只得翻越雪山。陈光奉命率红四团为全军先头,翻越了空气稀薄、气候无常的夹金山。可喜的是,刚刚下山就与前来接应的红四方面军会师。这一喜讯极大地鼓舞了全军将士。会师实现了遵义会议的战略目标。会师后,中央在两河口召开政治局会议。陈光继续率红二师北上,翻越梦笔山,攻占卓克基。

  7月初,为过草地,陈光奉命带红六团和红五团一个营探路。出发两天后遭遇藏军骑兵突袭。战斗中,陈光右臂负伤,这是陈光最后一次负伤,所幸伤未及骨。因筹不到粮,又遇洪水,部队伤亡很大。幸遇舒同及时运来粮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探路失利表明,从草地西边北上已不可能,东边松潘已被胡宗南部占领,要北上只有穿越草地。

  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部队整编,刘亚楼调一师,萧华到二师当政委。这是陈光与萧华第三次搭档(前两次是三十团和少共国际师)。

  8月下旬,红二师四团作为右路军左翼先头,从毛尔盖进入草地。红军走过的草地,实际上是一片沼泽地,平均海拔3500米,盛夏夜晚气温在0℃左右,气候恶劣,没有人烟。在当年亲历者的回忆中,过草地是长征中最艰难的经历。其中,右路军左翼红一、红三军(即原红一、红三军团)穿越草地的路,迄今尚无人全程徒步贯通。

攻占腊子口

  右路军过草地后在巴西集结。9月10日,中央率红一、红三军单独北上。陈光奉命率红四团夺取腊子口。腊子口是秦岭余脉迭山峡谷中的一个隘口,扼川北进甘南古道的咽喉,也是红一方面军长征中经过的最后一处天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