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厕所里的“ ‘哭’ ‘笑’ ‘叫’ ‘跳’ ”

【2017-07-18 18:49:33 来源: 《党史博览》杂志 作者:李守仲点击数:450

  2015年4月10日,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人民日报》第23版的理论版上发表文章指出,我国实现由旅游大国到旅游强国的“主攻点是什么?不妨推动一场厕所革命”。文章的标题就是《旅游业要来一场厕所革命》。2016年底,全国完成新建和改建厕所4万座。如今的这一场“厕所革命”,不能不让我想起38年前,北京日报社编印的一期反映包括厕所问题在内的外宾游北京八达岭长城遇到种种问题的内参。内参标题是《随外宾游长城看到和想到的……》,期号为“第2466期”,1979年3月9日刊出,作者是北京日报社记者林为民。

  此篇内参文章分六大部分:“盼了一生游一个小时”;“如果长城在美国……”;“坠坏衬衫的纪念章”;“长城的生意被香港抢去了”;“厕所里的‘哭’‘笑’‘叫’‘跳’”;“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同时配发了三张图片(图片由摄影记者叶用才、胡敦志拍摄)。这里将文章的第五部分“厕所里的‘哭’‘笑’‘叫’‘跳’”摘录如下:

  “长城的厕所来历不小,据说八达岭长城游览区过去没有厕所。日本游客无处解手,便自己组织起来以人墙遮拦,轮流方便。后来发展到手举白布挡人耳目。此事反映到上面,才在去年花费十几万元建造了一个供外宾用的高级厕所和一个供内宾用的低级厕所。但当我特意去考察长城的厕所时,只见高级厕所已关门上锁,外宾拥进臭味十足的低级厕所解手。问及‘高厕’锁门的原因,据说这是因为国内游客不自觉,总是闯进高级厕所方便,把厕所弄得很脏,不得不关门大吉。我到低级厕所参观了一下,不仅臭味大,没有隔扇门,而且都是蹲坑,不合外国人的习惯。有的外宾捂着鼻子进来,也有的对中国厕所无隔扇门早有耳闻,从国内自带一块方巾充当隔扇门。外国旅游者对北京各游览区的厕所印象极坏,他们用‘哭’‘笑’‘叫’‘跳’四个字来形容上厕所的感受。所谓‘哭’——是被厕所里呛人的阿摩尼亚味熏得流下眼泪;‘笑’——是蹲在厕所里,相互之间能看见屁股,感到可笑;‘叫’——一到夏天,看到茅坑里蠕动的大尾巴蛆,吓得直叫;‘跳’——在厕所里踩了屎和尿,出来直跺脚。”

  这篇内参文章写得具体、形象、生动、深刻,深深地打动了中央领导。李先念副总理于3月13日批示:“送纪登奎、林乎加(时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同志阅。揭露得很透彻,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了。望召集有关同志议出个办法来,坚决贯彻执行。对那些不称职的同志进行教育,必要时调一下也好。”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批示:“请(林)乎加同志定个时间开个会,我参加。并送卢绪章同志(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阅。”根据李先念和纪登奎的批示精神,3月15日,中共北京市委召开了常委会,就八达岭长城游览问题拟定了几项解决措施。18日(星期日)下午,纪登奎及有关人员到八达岭长城游览区了解情况,先是听取汇报,座谈研究了“最现实应该先解决什么问题”,然后共同考察了包括厕所在内的有关设施。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