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秦刚

【2017-04-14 21:29:19 来源: 《党史博览》2017年第4期 作者:秦 文点击数:1663


  秦刚是我的堂兄,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在我家里我叫他二哥。他是我伯父秦邦宪(博古)和伯母刘群先的第一个孩子,1930年9月出生于上海。为盼孩子一生刚强,他们为其取名秦刚。此后,伯父知道了秦家家谱到我们这一代男丁应从金字旁,因此,以后出生的秦刚的两个弟弟便先后取名秦钢、秦铁。同理,我的哥哥被父母取名秦铨(高中时他自己改名为秦福铨),弟弟取名秦铭(1935年7月出生),我也被按男丁取名秦锦(后改名秦文)。1930年,我父亲秦邦礼因参加1928年秋家乡无锡农民暴动受国民党政府追捕,被迫逃至上海。兄弟相会,父亲得知了侄子的降生。1931年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相继被捕叛变,上海一片白色恐怖,形势十分险恶。随着周恩来、陈绍禹(王明)等先后撤离上海,秦邦宪临危受命担任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负总责。陈云担任中共中央特别委员会委员。秦邦宪、陈云工作十分繁忙。这时上海秘密联络站不少已经暴露,必须重新进行调整,设立一些新的联络点,秦邦宪推荐秦邦礼参加陈云领导下的特科工作。从此,我父亲就积极奔走开办起了多家小型商店,为营救被捕同志和掩护党的地下工作者,当起了小老板。1931年冬,父亲根据组织要求又建立了从上海到江西瑞金的地下交通线。其间,父亲为掩护其真实身份,需要有一个家庭,就把我奶奶和母亲王静雅从无锡接到了上海。伯父、伯母也就此把襁褓中的小秦刚送到我家,由奶奶和我父母抚养。奶奶对长孙秦刚疼爱至极,为佑其平安长寿,给他起了小名阿土。而且,从我记事起直到秦刚成人后离家北上,多年来奶奶都坚持与秦刚同睡一床。1933年1月,父亲把伯父秦邦宪、陈云通过地下交通线从上海送到江西瑞金后,秦刚就再也没见过他的父亲了。

  说起奶奶对孩子的爱就不得不多花点笔墨,介绍一下我奶奶。奶奶秦朱氏,1878年农历二月十四日出生于一个商人家庭,比爷爷小8岁,作为填房(继室)嫁入秦家。奶奶很美,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为人坚强,也很聪明,不识字。当年,书香门第的秦家族人是看不起商人女儿的,又加上奶奶婚后长期怀不住孩子多次流产,直到1907年奶奶才顺利生下第一个孩子秦邦宪。此时,她已29岁,爷爷37岁。为保住这个孩子,产后不久,奶奶就迈着小脚从无锡灵山脚下一步一叩首直到山顶灵山大庙烧香祈祷,立下终生誓言,并从此几十年如一日,天天起床后就念经拜佛,晚年眼睛失明了也是如此。因此,当年伯父把小秦刚托付给了她,她真是宝贝得不得了。

  从此,秦刚在我们家和我们一起长大,对外我们是一家人。他比秦铨小一岁,所以我和弟弟都叫他二哥。二哥性格内向,脾气温和,从小学习成绩优秀。我们虽然因父亲的工作关系经常搬家、迁徙,但童年趣事也很多,比如一起淘气、一起挨罚。记忆较深的是常常“受骗上当”。我们小时候正处于抗战时期,父亲又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家庭经济来源就靠党的代金供给制,日常生活比较拮据。一年到头作为小孩的我们既无零钱又无零食,只有盼望着过年。母亲王静雅会给每个孩子一些好吃的:一小把花生、几块糖果等。平日里我们都很难得到,大家都珍惜得很,藏着舍不得吃。但每年都是秦铨想出各种花招,如猜谜、赌输赢等,想方设法把我们这点好吃的一点一点地都骗到他手里。我们又非常想玩、想赢,结果年年“受骗上当”,很是无奈;而秦刚则常常会从奶奶那里得到一些补偿。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