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本刊资料   文/融  冰

      北戴河在中国政治语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人们通常把中共中央夏季在北戴河举行的会议称为“北戴河会议”,北戴河也因此有了另一个具有政治色彩的名字:夏都。新中国的许多重大决策,如大炼钢铁、炮击金门、“严打”等,都在此出台。除 “文革”期间中断外,北戴河 “夏都”地位保持了近30年。曾经北戴河的夏天,领导人一边办公,一边避暑,留下了许多红色记忆。

      北戴河本来默默无闻,它的成名起初是得益于清末那些在北京的热衷旅游的西方使节们。至1898年,清政府正式将北戴河辟为旅游避暑区,“准中外人士杂居”。此后,中外人士开始在此建别墅、修浴场,渐渐地,北戴河便驰名中外。1948年,北戴河解放。新中国成立后,北戴河的700多栋别墅基本被政府接收。1953年夏,中共中央一个考察小组在考察了大连、青岛等地之后,确定在北戴河实行避暑和办公制度。1954年夏,中央第一次集体到北戴河办公,北戴河红色时代开启。这里由此成了中国的“夏都”,即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专用避暑休养地和暑期办公地。同时,也新建了大量的公有疗养院,以供各行各业的部分先进工作者到此疗养度假。

      北戴河成为中直机关疗养院的日子,比它成为“夏都”的时间早。1949年4月,中组部在此接收和购买了100多栋别墅,组建了疗养院。1952年,疗养院改名为中直机关疗养院,中直机关的干部每年都有一周假期来此休养。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真、杨尚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到此休养和办公。喜欢搏击风浪的毛泽东,还在此写下了著名的《浪淘沙·北戴河》。一些外国领导人也是北戴河的常客。

      中共中央北戴河夏季办公制度自1954年确立,一直持续到1965年夏。1965年以后,毛泽东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不再到北戴河办公。“文革”期间,只有很少的领导人到北戴河避暑。1984年夏,中央恢复北戴河夏季办公制度。当年暑期,邓小平、李先念、彭真等大批中央领导人进驻北戴河。1985年,中央五大班子以及中顾委都来北戴河办公休养。1987年夏,中央首次邀请全国科技界14位专家及其家属到北戴河休假。

      2003年,中共中央北戴河夏季办公制度终止,北戴河“夏都”的身份开始成为历史。此后,越来越多的各行各业的专家来此休假,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到此旅游。





1951年11月,宋庆龄在北戴河同志愿军战斗英雄交谈






1953年8月27日,朱德(中)、李富春(左)同地质学家李四光在北戴河






1954年,毛泽东和陈云在北戴河






1955年8月,彭真与夫人张洁清在北戴河






杨尚昆(右)与张闻天在北戴河






1958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举行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做出了炮击金门的决定。图为毛泽东在会议上发表讲话。左为刘少奇






1958年6月,胡志明在北戴河与工作人员在一起






1987年夏,中央首次邀请全国科技界14位专家及其家属到北戴河休假。图为邓小平接见部分中年科学技术工作者

上一页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