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领袖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战争(下)
——毛泽东接见志愿军将领全景回眸
来源:《党史博览》2020年第10期  作者:陈 辉  点击次数:1641
领袖与将帅纵论抗美援朝战争(下)

1952年,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志愿军归国代表团

     ■接见志愿军第40军军长温玉成,志愿军的英雄故事让领袖落泪■

     19516月,志愿军第40军军长温玉成从朝鲜战场归来,进京受到毛泽东的接见。

     195010月,温玉成率第40军辖第118师、第119师、第120师,从安东(今丹东)出发,首批跨过鸭绿江。

     温玉成指挥第40118师在志愿军总部朝鲜温井大榆洞附近,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此战,歼灭南朝鲜军1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中队,毙伤俘485人(含俘美军顾问1人),缴获各种枪163支、火炮12门、汽车38辆。当夜,118师与120师一起,乘胜攻占了温井。消息传到北京,毛泽东当即表态:1025日,定为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

     此后,温玉成率第40军参加了第一次至第五次战役、1953年春反登陆作战准备,直至19537月朝鲜停战后回国,成为为数不多的全程参战的军长。其间,第40军毙伤俘敌4.33万余人,威震朝鲜战场。

    汇报完抗美援朝第一仗的经过,温玉成向毛泽东讲述了4012035813连副班长王学风的英雄事迹。

     王学风,1926年出生,1948年参军,因骁勇善战先后荣立大功两次。19514月在朝鲜战场光荣牺牲后,被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

    195143日,“联合国军”开始进攻华岳山前沿阵地。王学风率领一个由20人组成的战斗小组坚守在1号山头。战斗中,他左手负伤不下火线。第二天,王学风率战斗小组移防至3号山头,敌众我寡,战斗异常艰苦。在打退敌人第二次进攻时,王学风的脸颊被子弹贯穿,血流满面,他只简单包扎一下又继续投入战斗。

     不到一小时,敌人就在5挺重机枪掩护下开始反扑。王学风带领战斗小组英勇奋战,战友邓兴祥身负重伤被抬下阵地;王学风的冲锋枪打坏了,手榴弹也扔光了,他向侧翼的战友董万玉要来7枚手榴弹,端起邓兴祥留下的步枪继续战斗。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他的头部,他顿时昏迷过去。

     不久,苏醒过来的王学风听到敌人的枪声愈来愈近,已不能说话的他用凌厉的目光命令战友董万玉赶快撤离。董万玉撤离后,敌人分多路合围过来,步步逼近。王学风将最后一枚手榴弹扔出去,拼尽全力摔断手中的步枪后爬出战壕,欲作最后抗争。敌人的机枪扫射过来,他的双腿顷刻被密集的子弹打断。为了不当俘虏,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滚下山崖。

       听了温玉成介绍王学风的战斗事迹后,毛泽东流下了眼泪,连手中的香烟灰也忘记了弹掉。

      这次接见,毛泽东对第40军首批入朝参战坚持7个多月,给予了高度评价。

      抗美援朝战争后,温玉成曾任广州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成都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接见志愿军第42军军长吴瑞林,满意地说:符合我军“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方针■

       19516月初的一天,回国向毛泽东汇报朝鲜战况的吴瑞林,在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的陪同下,乘车来到毛泽东的住处。吴瑞林一下车就看到毛泽东站在门口迎候,赶紧上前两步向毛泽东敬礼。毛泽东握住吴瑞林的手说:“我听说你在战场上累得吐了血,是怎么回事呀?”

       吴瑞林说:“那是内伤,过去的伤口破裂而出血。经治疗现在已经好了。”

      毛泽东又问:“你是突破三八线时伤口破裂的吧?能坚持吗?”

      吴瑞林说:“是的。当时我虽然吐了血,但采取保密,下面干部都不知道。当时彭总把他的药送给我了,以后军委和东北军区专门送药给我。突破三八线时,我坐着担架,指挥战斗。”

      毛泽东说:“有了你们这些同志坚持指挥战斗,我们什么也不怕了。”

      进屋以后,毛泽东亲手给吴瑞林摘下军帽挂到衣架上,让他脱掉上衣,并给他和聂荣臻各递上一把蒲扇。

      “吃梨,吃梨。”毛泽东挑一个大梨给吴瑞林。聂荣臻拿起一个梨给毛泽东,自己也拿一个,大家吃着梨谈笑起来。

      毛泽东对聂荣臻和吴瑞林说:“你们都是四川人。‘天府之国’人多出人才。朱老总、伯承同志说,川军能吃苦。诸葛亮就看好四川,未出茅庐‘隆中对’,给刘玄德出主意:取西蜀做根据地,有个‘家’,很有战略眼光啊!”

      吴瑞林首先向毛泽东汇报了对抗美援朝战争的认识,接着就讲起了入朝作战在军事方面做了哪些准备工作。他谈了对付敌人空中优势,志愿军采取夜战、近战、不良气候条件下作战;对付敌人坦克、装甲车,采取依靠地形地势,利用爆破箱、小包炸药等解放军传统战法。当谈到对付敌整体装备优势的炮兵,采取集中火力重点使用,将劣势变成优势时,毛泽东说:“好呀!你们抓住了要害,解决问题具体,方法对头,这是我们的优势嘛!”

      当吴瑞林说到在国外作战,首先要教育部队尊重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尊重朝鲜的领导,团结朝鲜人民军队,才能取得胜利时,毛泽东说:“这又是你们抓住了更重要的要害呀!只要坚决地坚持下去,就能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帮凶军呀!”

      吴瑞林谈到对付敌人的毒气战的办法:每人准备一块手巾大的纱布或白布,用水浸湿捂在口鼻和眼睛上;在山上如无水可取,则可用尿代替,亦可预防。当讲起在抗日战争中,遇到这种情况就曾用尿当水来防毒气时,毛泽东称赞说:“我们的老同志有经验嘛,这种办法要及时往下传达,这很好嘛。土办法对付洋东西这是我军的光荣传统嘛!”

     毛泽东问吴瑞林:“过鸭绿江,你们军在一夜之间,3个步兵师、l个炮兵师和运输车辆都过去了,远的过江后还前进了六七十里,近的也走了30里,你们是怎么这样快过桥的呢?”

     吴瑞林说:“过江前,我和副军长看了3天地形,了解到步兵从火车道上走障碍多,步伐很慢。我们就设法把木板搭在枕木上,与铁轨镶平,用爪钉钉住,火车通过没有问题,步兵4路纵队通过也没有问题,一个团40分钟就过完了。另外,我们还在江水浅的地段用石条铺水下桥,桥头两面修急造公路,修一段伪装一段,车辆马匹从水下桥通过。万一铁桥被炸,部队就从水下桥上通过,做了两手准备。”

      毛泽东听后大笑:“好呀!好呀!北朝鲜江河多,均可采用。这个办法现在可用,将来也可以用,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嘛!”接着,他很有兴趣地说:“我从电讯上看到吴瑞林在公路上炸石头,炸毁、炸伤敌人的坦克车10余辆,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啊?”

      吴瑞林说:“第一次往黄草岭作战,敌人出动坦克沿着山边的公路向我们进攻。我想起在抗日战争期间,看见过日本鬼子修公路炸石头。我就采用了这个办法,叫工兵在山缝中塞上小包炸药,扩大口子,再装上200公斤炸药,电发火,用电话机起爆,飞起的石头一下子炸毁敌人坦克车5辆,炸伤8辆。敌人不知道我用的什么战术和新式武器,地面部队五六天不敢行动。第四次战役在龙头里、元宝山、中元山三个不同的方向都使用这种方法,炸坏了敌人大批坦克。”

     听完黄草岭阻击战的汇报,毛泽东笑着说:“美帝国主义有飞机、大炮、坦克的优势,我们有山头、有石头嘛!”

      当毛泽东讲到如何理解和贯彻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在今后的战场上采用“零敲牛皮糖”的方针,进行杀伤战、消耗战时,吴瑞林说:“抗美援朝战争往战略上看,我们是防御的,战役、战术指导思想是积极防御,而不是消极防御。我们在出国作战集结准备时,就组织各级干部学习,强调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如何贯彻执行杀伤敌人的战术。第一次战役就采取正面守侧面攻,以后的战役运用得更多些。在第四次战役中,致使敌人的进攻每天只能前进0.75公里。再就是打反击杀伤敌人,大的反击,如反击横城、平里、原州,小的反击,在我军近35公里的正面防线中,差不多天天有。我们吃掉敌人一口就走,一夜之间,就在好几个地方袭击敌人,这是我们杀伤敌人的战术。采取积极防御杀伤战术,我军伤亡一人,敌人就要付出三至四人的代价。”

     毛泽东说:“好呀!我想的就是杀伤、消耗敌人的战术嘛!”

      当吴瑞林讲“这也是被敌人逼出来的”时,毛泽东说:“逼出来的也好嘛,我们敢与蒋介石作战,敢与日本人作战,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的所有对策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干革命也是逼出来的,中国人民头上有三座大山压顶,因为压迫得没有办法生存,就得闹革命,逼迫人民闹翻身,逼迫人民起来推倒三座大山。我去重庆,不是被逼迫的吗?抗美援朝战争,是美国人逼出来的哟!”

      毛泽东与吴瑞林谈兵论战,畅所欲言。毛泽东后来曾说:“我与吴瑞林谈了三个多小时,他讲得实在、具体、生动,符合我军历来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方针。”

     长谈中,毛泽东几次表扬了第42军。3个多小时的谈话结束后,毛泽东请聂荣臻和吴瑞林吃了顿家常饭。

     抗美援朝战争后,吴瑞林先后任海南军区司令员、南海舰队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南海舰队司令员,海军常务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毛泽东主席接见志愿军代表与秦基伟握手


      ■接见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称赞说:上甘岭防线没有被攻破,这还是奇迹■

      1953616日上午,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接见了上甘岭前线指挥员、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

     19521014日凌晨330分,美军发起对上甘岭的进攻。1116日,美联社悲哀地宣布:“到此为止,联军在三角形山(上甘岭)是打败了。”但“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不甘失败,又组织了无数次的反扑,都以失败告终。志愿军在大反击阶段共杀伤敌人2900余人。25日,“联合国军”已无力再进攻,其“金化攻势”被志愿军彻底粉碎。

     1126日,志愿军第15军司令部发布上甘岭战役战绩公报:“在43天的战斗中,我打退敌排以上进攻900余次,与敌进行大规模争夺战29次,以11529人的伤亡代价,毙伤俘敌25498人,击落击伤敌机300架,击毁敌坦克40辆,大口径炮61门,使敌所谓‘一年来最大的攻势’,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消息传到北京,全国人民沸腾了。1216日,毛泽东发表论朝鲜战争局势及其特点的讲话,高度评价上甘岭战役。

     在菊香书屋,毛泽东与秦基伟握手后,请他坐在自己的身旁。

     “我们过去没有见过面,你在太行当过司令?”毛泽东亲切地询问秦基伟。秦基伟回答了主席的提问。

     毛泽东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盒烟,抽出一支给秦基伟。

     “主席,我不抽烟。”

     “当军长的还不会抽烟啊!”毛泽东觉得很奇怪。其实,秦基伟在上甘岭战役最关键的时刻,每天没有两包烟下不来。他初见主席有点拘束,不好意思当着主席的面抽烟。

     “你们在上甘岭打得不错呀!”毛泽东自己点上一支烟,微笑着对秦基伟说。

      “主席领导得好。”秦基伟谦虚地说。

     “美国佬好对付吗?你在朝鲜待了3年,有什么经验教训呀?”毛泽东吸了一口烟,继续询问。

      “刚入朝时,对他的活动规律摸不着,有点生疏,后来交了几次手,就感到美国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并不可怕。美国佬有三个长处:一是机动快,二有制空权,三是后勤及时充足。但他也有三条缺点:一怕夜战,二怕近战,三怕死。”

     毛泽东笑着说:“张牙舞爪到处要吃人的大老虎也被志愿军战胜了,可见确实是一个纸老虎。”

      秦基伟说:“通过和美帝作战,更证实了主席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是十分正确的。美国佬死要面子,老怕人说它是纸老虎。他们说,共产党将从三八线停战中获得宣传的胜利,这个停战将使他们能够把美国说成是一个纸老虎。”

    毛泽东说:“你们打的也是一个铁老虎、钢老虎。他们貌似强大,凭着钢铁多,凭武器装备精良,钢铁多,气不足。我们凭指战员的智慧和勇敢,凭正义,凭一股气,一鼓作气打败他们。战争规律,从来如此,劣势装备可以战胜优势装备。美国南北战争时候,北美的装备比南美差,也是北美打败南美嘛!”

      毛泽东继续说:“自美国1776年独立以后,打了8次大的战争,其中有3次发生在20世纪。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几次战争中,都是自己占便宜,朝鲜战争是美军在世界上第一次打败仗、吃了亏。”

     秦基伟说:“我们开始没想到,敌人会在上甘岭投入这么大的兵力,敌人也没想到投入这么大的兵力也没能拿下上甘岭。范佛里特开始计划使用两个营的兵力,用5天时间伤亡200人就可以拿下上甘岭。”

     毛泽东说:“牛好吹,戏难唱呦!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时,不是吹要在圣诞节前饮马鸭绿江,让美国士兵回国吗?南朝鲜李承晚他们也说:‘战争一旦爆发,便立即占领平壤,在短时间内统一北方全境。’日本鬼子发动侵华战争,吹嘘3个月可以灭亡中华民族,结果呢?蒋介石打内战,陈诚也吹过牛,说什么‘在军事上对付中共,三至五个月便能解决问题’,结果还是打输了。”

       最后,毛泽东得出结论:“战争是吹不得牛的。历史并没有按照他们的逻辑发展嘛!”

      毛泽东意犹未尽,接着说:“现在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能打得赢已解决了,能守得住也解决了。历史上没有攻不破的防线,上甘岭防线没有被攻破,这还是奇迹。”

     秦基伟还向毛泽东介绍了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的事迹。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秦基伟曾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司令员、国防部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接见志愿军第50军军长曾泽生,说:你们在朝鲜战场打得还是蛮漂亮嘛■

     1951315日,曾泽生带领志愿军第50军回国休整。不久,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他。1955年第50军从朝鲜回国,毛泽东又单独接见曾泽生一次。

     曾泽生是志愿军第50军军长、国民党军起义将领。第50军的前身是起义的国民党军第60军。

     19501025日,第50军首批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先后参加了第一、二、三、四次战役,进行大小战斗95次,毙伤敌军14052人。在第三次战役中,全歼英国皇家重型坦克营,这是“联合国军”的“王牌”坦克部队,也是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消灭的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坦克部队。特别是在第四次战役中,第50军在汉江50昼夜阻击战中,美军装甲集团几次打到师、团一级指挥部所在地,志愿军整个防御体系始终稳如泰山。第50军用万余人伤亡的代价,在战争史上写下了以劣势装备战胜号称“世界头号强国军队”的光辉战例。第50军还与兄弟部队率先攻入南朝鲜首都汉城。

     由于志愿军第50军特殊的背景、贡献,毛泽东给予了曾泽生特殊的礼遇。

      19514月的一天,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率部回国休整的曾泽生。曾泽生回忆,那天他心情格外激动,毛主席平易近人,使他不再拘束。毛主席和他谈话内容广泛,国际国内古今中外。当毛主席把话题转到朝鲜战场时,详细询问了汉江南北50昼夜战斗情况,曾泽生一一向主席作了汇报,但事后他又感叹地对朋友说:“前沿阵地我很清楚,纵深一些地名不好记,一些分队驻地我忽略了,所以回答得不详细,我当时感到愧疚。毛主席日理万机,不仅掌握着大兵团作战,而且对小分队也了如指掌。”

      当时,毛泽东从战役最初阶段第50军坚守的前沿阵地修理山、帽落山、白云山、文衡山,问到内飞山、鹰峰、国主峰等要点构成的第二道防御地带;从美军115日发起的“磁性战术”作战,问到125日发起的“闪击作战”攻势、37日发起的“撕裂者行动”攻势;从军、师的作战部署,一直问到团的布防、营的作战经过。

      曾泽生惊叹:身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袖、数百万大军的统帅,日理万机,竟然连我们50军作战分队的情况也要细细过问,了如指掌!越问我越紧张,再这样问下去,我这个一军之长要是被问住了,答不上来,那多丢脸!

      果然,当毛泽东问到第二线部队某营驻地时,曾泽生被问住了。若仅仅是一问,还好受些,偏偏他老人家记忆力超群,突然想起了一个地点,问曾泽生是不是。曾泽生顿时无言以对,羞愧难当。毛泽东见状,不再发问,急忙宽慰曾泽生:“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要紧张嘛!”

     这次会见,曾泽生最难忘毛泽东鼓励50军的一句话:“你们在朝鲜战场打得还是蛮漂亮嘛!”

      在毛泽东的鼓励下,19517月,曾泽生率领第50军二赴朝鲜,担任西海岸防御以及抢修机场任务。10月,第50军奉命执行渡海攻岛任务,在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下,先后攻占了南朝鲜军盘踞的椴岛、炭岛、大和岛、小和岛、和艾岛。

      抗美援朝期间,曾泽生率领第50军创立了五个“最先”:最先整营歼灭英国皇家重型坦克营;最先指挥部队攻入汉城;最先把美军追击到水原以南乌山;最先在汉江以南顶住了美军强大攻势,经受了严峻考验;最先陆空协同收复大小和岛等诸岛屿。

      1955412日,志愿军第50军奉命回国。5月的一天,毛泽东在中南海再次接见了曾泽生,说:“你们打得不错啊!”曾泽生谦虚地说:“比起兄弟部队,我们还有差距。”

      毛泽东说:“志愿军回国,周总理有声明嘛,我们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不是侵略者,在完成这一特定使命后,就要回来嘛。我们说话是算数的。出国作战时,党内外都有想不通的,当时我们共和国刚成立一年,太弱,打不过人家,怕引狼入室,怕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事实证明,这些看法是不对的。过去我们‘小米加步枪’打败了用美国飞机、大炮、坦克武装起来的国民党反动派。这次,我们又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援助了朝鲜,保卫了祖国,第三次世界大战也没打起来,因为我们进行的是正义的反侵略战争。”

       曾泽生将毛泽东的一席话记在了笔记本上,备受鼓舞。此时,曾泽生向毛泽东提出一个久藏心中的愿望:“主席,我想向您提出一个要求。”

     “哦,有什么要求你只管说吧。”毛泽东诚挚地说。

      “我请求您能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泽生恳切地说。

      毛泽东微笑着说:“这些年来你进步很快,觉悟不低呀。其实,你不需要我来批准,就可以加入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停一会儿又说:“你还是不加入共产党好。”

      曾泽生有些不理解,毛泽东看出了他的心思,说:“现在,蒋介石在拼命攻击我们新中国,世界上敌视我们的帝国主义国家大肆诽谤我们。如果你以党外人士的身份,向台湾、全世界宣传介绍我们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新面貌,可以使台湾故旧了解我们,促使他们站到祖国统一方面来,你暂时不入党作用更大。为了祖国的利益,你再等一段时间,怎么样?”

      曾泽生对此表示理解,毛泽东不是不准他加入共产党,而是祖国统一大业、统战政策的需要。

      曾泽生先后当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政协第三、四届常委。

      曾泽生于1953年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并获一级解放勋章。

       1973222日,曾泽生在北京逝世,享年71岁。

      ■接见志愿军司令员杨勇和政委王平,告诫说:志愿军同志一定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1958219日,中朝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志愿军在1958年底以前分批全部撤出朝鲜。

      1028日,志愿军最后一任司令员杨勇和政委王平,带领最后一批志愿军凯旋。29日,毛泽东最后一次接见志愿军将领。

      19537月《朝鲜停战协定》签订之后,中朝两国政府和军队为维护停战协定,进一步缓和远东的紧张局势,商定中国人民志愿军在19549月至195510月的1年多时间内,先后分3批主动从朝鲜撤出19个师的部队。此后,中朝两国政府和军队又多次发表从朝鲜撤出一切外国军队的声明,但均未得到“联合国军”的响应,美军赖在南朝鲜不走。

       杨勇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是毛泽东点的将。1951612日,杨得志率志愿军第19兵团入朝参战。出国前,周恩来特意安排在中南海接见杨得志等人,为他们饯行。周恩来说:“要把你们‘三杨’(杨得志、杨勇、杨成武)都拿出去,叫作‘三阳(杨)开泰’!”事后,杨得志、杨成武先期赴朝,而杨勇未能如愿。

      至19516月,中朝部队已歼灭“联合国军”部队23万余人,其中美军10万人,迫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想通过谈判方式结束朝鲜战争。但是,谈判并不顺利,边打边谈,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交织两年之久。1953年初,谈判有了重大进展,正当达成全部协议,准备签字时,南朝鲜李承晚竟公然破坏协议,扣留朝鲜人民军大批被俘人员,并叫嚣“要单独向鸭绿江进行一次全面的军事进攻”。严罚李承晚集团成为结束朝鲜战争的关键环节。在这种背景下,毛泽东开始点将。

      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在办公室踱步沉思,由谁去朝鲜唱“末台戏”呢?周恩来当初的建议浮现在他脑海中:“要把‘三杨’拿出去,让‘三杨’开泰。”想到这里,毛泽东签署了一项新任命:“调任杨勇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兵团司令员。”

      511日,第20兵团司令员杨勇和政委王平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征程。

      杨勇到朝鲜时,志愿军小股部队还在“零敲牛皮糖”。他一上任,便冒着敌人炮火和空袭,深入前沿了解地形、敌情,并对我方力量进行了科学评估,认为敌我力量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这次又是李承晚不顾美军意见公开挑战,尽管美军不会不管,但不会很积极,完全可以集中大兵团打歼灭战。杨勇决心打大仗,派上3个军,后在时任志愿军司令员杨得志的支持下,增加到5个军。在志愿军总部的指导下,杨勇精心制订了金城战役的作战计划,得到彭德怀的同意和毛泽东的批准。

       面对金城以南地区敌军的3个军9个师(其中李承晚军7个师),杨勇指挥20兵团和志司给加强的21军、54军,组成了东、西、中3个突击集团。志愿军的兵力、火力占有优势。在战役发起前,杨勇组织部队在非进攻方向进行了小规模进攻,以迷惑敌人。

      1953713日,杨勇下达进攻命令。当日21时,1000多门火炮齐发,“三把钢刀”直插敌军心脏。3个突击集团全部突破敌防线。经过21个小时激战,志愿军突入敌纵深阵地,南朝鲜军“首都师”和第3师、6师、8师遭受沉重打击,1.4万余人被歼。

      李承晚坐不住了,亲自赴前线督战,下令部队每天组织3个团,以400余架飞机、30多辆坦克进行反扑,志愿军阵地岿然不动。“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从东京飞往金城前线,组织美第8军配合李承晚部队全力反扑,结果无济于事。

      志愿军第20兵团前线指挥部的电话铃急促地响起,杨勇拿起电话,传来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的声音:“老杨,别打了。解方同志从板门店传话来,说敌人哇哇叫,要签字了。”

      1953727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无可奈何地在停战协定上正式签字。

       金城战役,杨勇指挥20兵团和兄弟部队共歼敌5.2万余人,超过预定歼敌人数的5倍。这次战役向金城方向推进的169平方公里,在谈判中得到了承认。金城战役受到了毛泽东的称赞,为抗美援朝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1955429日,杨勇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

      19581028日,随最后一批志愿军撤军的杨勇等一行到达首都北京,周恩来亲自到车站迎接。接着,杨勇等乘敞篷汽车,受到天安门广场上20多万群众的热烈欢迎。

      1029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在怀仁堂后花园的草坪上,接见志愿军回国代表。

      接见活动最后,毛泽东对杨勇和王平告诫说:“志愿军同志一定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争取更上一层楼。”

     杨勇回国后,被任命为北京军区司令员。周恩来设宴招待志愿军归国代表团时曾对他说:杨勇,把你派到毛主席身边,一定要把志愿军的好作风带回国内,把北京军区建设好。后来,杨勇在“文革”中备受磨难,平反后任新疆军区司令员,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同时受到毛泽东接见的志愿军政委王平,1930年参加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朝鲜回国后先后任军事学院政委、军委炮兵政委、武汉军区政委、总后勤部政委、中央军委副秘书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全文完)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