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国是春秋

周恩来与新中国的文物保护(下)
来源:《党史博览》2012年第1期  作者:何立波  点击次数:1606
周恩来与新中国的文物保护(下)

坚决制止大规模发掘帝王陵的风潮

195510月,郭沫若等联名向国务院递交《关于发掘明长陵的请示报告》,得到批准。由于长陵的勘察工作进展缓慢,发掘转移到定陵。定陵开掘工作自19565月破土动工,到19587月底清理工作基本结束,历时两年零两个月,以总计用工2万余人、耗资40余万元的代价,终于使这座深藏地下368年的玄宫重见天日。19589月,新华社向全世界播发了新中国考古学家发掘第一座皇陵的消息,引起了世界考古界的巨大震动。但是,以当时简陋的保护设备和考古技术水平,出土文物在保存和复原方面还未过关,大量文物尤其是丝织品未能保存下来。“文革”中,万历皇帝及两位皇后的尸骨被红卫兵付之一炬。

定陵发掘后,有的省份立即组织人力,准备向帝王陵墓进军,还有些省份不甘落后,纷纷效仿,要挖掘汉陵、唐陵、清陵等帝王陵。在这种情况下,郑振铎、中科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夏鼐等人上书周恩来,要求停止帝王陵发掘。国务院迅速下发了“停止对一切帝王陵墓发掘”的文件,坚决制止了这种极不正常的发掘之风,使行将遭灭顶之灾的中国文化遗产免于劫难。

19599月,定陵博物馆建成。19659月,周恩来陪同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来定陵参观,随行的还有陈毅、吴晗等人。从地宫出来,阿尤布·汗总统跷起大拇指说:“这地下宫殿,有如此辉煌的建筑和气势,太伟大了!”周恩来脸上也流露出兴奋之情:“这里有十三座帝王陵墓,每一座都是这个样子。”吴晗接过周恩来的话:“长陵比这定陵规模还要大,要是发掘,一定更为壮观,研究价值也大于定陵。”

自定陵发掘后,吴晗还一直想着开挖长陵。他问周恩来:“我们是否再发掘长陵?”周恩来问:“需要多少钱?”吴晗回答:“大约要四十万。”周恩来沉默了,向停放在不远处的轿车走去。吴晗急忙追问:“总理,您看这长陵发掘的事?”周恩来沉思片刻后说道:“我对死人不感兴趣。”也正因为这句话,明成祖朱棣才在陵寝里安睡至今。此后,国家文物局再未批准发掘帝王陵。

 

“文革”期间,签发保护敦煌莫高窟文件

19666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陈伯达炮制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第一次明确提出“要彻底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818日,在毛泽东首次接见百万红卫兵的大会上,林彪在讲话中提出“破四旧、立四新”。狂热而缺乏理智的红卫兵,正是在这篇充满火药味的讲话号召和鼓舞下,迅速杀出校园冲向社会。“破四旧”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湖南炎帝陵主殿被焚,山西舜帝陵被毁,浙江大禹庙被拆毁……

在“破四旧”运动中,就连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地中南海新华门前的石狮子,也引起

了红卫兵的注意,上了“破四旧”的黑名单。新华门前的石狮子,是北京城里最大的一对石

狮子。826日,周恩来从保护文物古迹出发,耐心地说服了红卫兵,下令将新华门前的石狮子搬走,有效地将这一古迹保护起来。后来,这对石狮子又回到了新华门前。

在北京红卫兵率先发起“破四旧”之后,杭州的中学生红卫兵也蠢蠢欲动。1966823日,杭州中学生红卫兵捣毁了岳王庙后,把下一个目标对准了灵隐寺。浙江大学部分有正义感的学生得知消息后,挺身而出,保护灵隐寺。经浙大广播站广播后,大批学生前往灵隐寺,表示声援,双方形成了对峙局面。灵隐寺周边的村民,自发地组织了一批青壮年,灵隐寺园林管理处的部分职工,都前来支援守护灵隐寺的浙大学生。

浙江省委迅速把此事上报国务院,并要求双方在接到国务院的答复之前,都必须保持克制,停止一切过激的行动。为取得杭州市民的支持,浙大学子向市民散发了保护灵隐寺历史文物古迹的《告全市人民书》,引起很大震动。杭州街头贴满了大字报,群众纷纷起来谴责红卫兵,表示坚决支持浙大革命师生保护灵隐寺的行动。

827日,周恩来作出批示,要求浙江省委领导同志对红卫兵做好说服工作,并采取

有效措施保护灵隐寺。当听到周恩来希望保留灵隐寺的指示时,浙大学子欢呼起来。迫于来自各方的压力,中学生红卫兵撤出了灵隐寺。在“破四旧”运动中,全国古刹旧庙被砸被毁的不计其数,能够部分保存下来已算是侥幸。像灵隐寺这样毫发未损、完整地保护下来的,更是凤毛麟角。

山东曲阜的孔庙、孔府、孔林,统称“三孔”。孔庙大成殿前十二根双龙戏珠深雕镂空柱是中国最好的龙柱,其工艺水平超过了北京故宫。“文革”爆发后,北师大红卫兵头头谭厚兰在康生的授意下,带领200余人去孔庙造反,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从1966119日至127日,他们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焚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余轴,砸毁历代石碑1000余通,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70余件、珍版书籍1000余册,近两人高的孔子墓碑被红卫兵砸成了七八块碎石,给孔庙造成了极为惨重的损失。周恩来知道这些情况后痛心疾首,立即下达了保护文物名胜的命令。大成殿前的十二根龙柱才得以保存。孔府、孔林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曲阜文物避免了更大的劫难。1994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孔府、孔庙、孔林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196610月,在江青的煽动下,红卫兵从北京、兰州、酒泉、敦煌,气势汹汹地杀向莫高窟。敦煌文物研究所人员遭到揪斗,研究所的工作陷入了困境。然而,更严重的是,一场灭顶之灾正在危及敦煌莫高窟。1967年夏,敦煌县武装部、公安局和敦煌文物研究所同时接到兰州大学敦煌籍学生发来的电报:兰州大学的部分红卫兵已准备起身前往敦煌,和在敦煌的红卫兵会合,计划捣毁莫高窟的壁画和彩塑,请设法阻止。敦煌县委、县政府和敦煌文物研究所感到事态严重,情况危急,马上向甘肃省委、省政府和文化部图博文物事业管理局作了汇报。敦煌的紧急汇报很快上报到了国务院。周恩来果断地对身边工作人员说:“立即让文物局和甘肃省采取措施,保护敦煌莫高窟,不能让这座人类文化宝库受到损坏。”他还签发了国务院“关于敦煌莫高窟第一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在文革期间一律停止对外开放,任何人不得冲击破坏,确有问题的待后期清理”的文件。

 

关注长沙马王堆出土文物保护

在“文革”期间,我国的考古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河北满城汉中山靖王刘胜夫妇的墓葬,出土了罕见的金缕玉衣、长信宫灯等文物。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了佚失了2000多年的《孙膑兵法》以及其他先秦诸子的著作残简。湖南长沙马王堆汉长沙丞相、大侯利苍夫妇和儿子的墓葬,出土了保存完好的女尸。陕西临潼秦始皇陵东侧出土了大批极为珍贵的兵马俑。这些重大的考古发掘中,有些得到了周恩来的直接指示。

周恩来在日夜操劳国家大事的同时,在1972年对长沙马王堆三座汉墓的发掘作了五次指示。由于当时是“文革”期间,一些机构尚不健全,对一号墓出土的女尸如何处理,意见不一。有人说尸体不是文物,不必保存,竟将女尸在没有经过处理的情况下放在长沙的公园里展出。2000多年前的女尸保存完好成为当时长沙的一件奇闻。参观者人山人海,一时间公园内挤得水泄不通,挤伤踩伤了不少人。

时任文化部图博文物事业管理局局长的王冶秋知道这个情况后非常气愤,立即到长沙制止了女尸展览,并将情况报告给了周恩来。

1972617日,周恩来指示说:“湖南军区挖出不报告省委,更未报告中央、国务院。后来又人山人海,还有刮妖风的,出土尸身和衣著(着)、帛文非变质不可。请告卜占亚、李振军同志立即采取办法转移到冰室,消毒、防腐,加以化工处理,仍留湖南省博物馆。这是可以向群众说得通的,非当机立断不可。务请打电话去,速办勿延。”

遵照周恩来的指示,王冶秋等人将女尸小心翼翼地送到湖南省博物馆,对女尸进行了消毒、防腐处理。从发掘领导小组的组成到技术力量的安排,周恩来都作了十分周到的布置。有些细节,甚至比专业人员还考虑得周密。在解剖女尸过程中,王冶秋多次直接向国务院请示汇报,得到了周恩来的亲切关怀。长沙马王堆汉墓的发掘工作之所以能取得很大成绩,是与周恩来的具体指示密不可分的。

 

亲自修改介绍故宫的小册子

周恩来对于文物的宣传工作也十分重视。1959年,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规模宏大的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建成,周恩来多次前往察看。“文革”爆发后,周恩来批准了《文物》、《考古》、《考古学报》的复刊,并批准了重建文物出版社,甚至对文物书刊印刷设备的更新也作了具体指示。

周恩来要求,文物部门在向观众宣传文物时要处处为观众着想。观众是不是看得懂,听得明白,解说是不是回答了观众可能产生的疑难问题。19717月,周恩来在审阅新华社报道考古新发现的新闻稿时,因为新闻稿关于金缕玉衣图片的说明很笼统,没有交代清楚出土时的情况,就在上面作了批示:“此注(按:指金缕玉衣照片的说明文字)未回答:两件葬服是否还裹在男女骷髅上,还是遗落散开,后经我们加工的。”19734月,新华社准备播发关于马王堆汉墓女尸被解剖的新闻稿。周恩来审阅了新闻稿后,特别指示:“关于名词要改为通俗的话语,让读者能看懂。”

19717月,故宫博物院即将重新开放,需要出一本介绍故宫的小册子。周恩来请郭沫若组织班子编写《故宫简介》。1971627日,郭沫若和王冶秋主持召开编写《故宫简介》的会议,出席会议的学者有夏鼐、白寿彝、刘大年、林甘泉、徐大龄等13人。郭沫若说:“故宫准备重新开放。周总理批示,要我和王冶秋同志商量一下,邀请各位把故宫博物院为重新开放编写的《简介》和所附材料看一看,有意见提出来写在上面,也可以补充修改,一个半钟头,十一点交卷。”郭沫若当时很风趣地说:“这是‘殿试’。”当天下午,王冶秋把13份改稿整理完毕,送郭沫若、周恩来审阅。周恩来逐字逐句审阅修改、定稿。

1971626日至630日,周恩来先后对修改《故宫简介》作了三次批示,其间还在凌晨召开一次会议。又经郭沫若主持两次修改,待江青等人圈阅后才算最后定案。197175日,《故宫简介》在故宫重新开放时与观众见面了。故宫博物院重新开放后,参观者非常踊跃,每日游客达4万人次。这本思想性强、通俗易懂的小册子,不仅成为各地博物馆重新开放时编写文字说明的范本,而且极其畅销,日销量达7500册。

1972年,批判极左思潮的斗争使各项工作出现转机。周恩来抓住这一契机,大刀阔斧地恢复文博系统的工作。在他的直接关心和领导下,故宫举办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全国出土文物大型展览”。随着中美关系大门的打开,为了让更多的西方国家进一步了解中国,周恩来又提出组织出土文物到国外展览的意见。他审阅了第一批赴英、法展品的目录。出展文物中包括许多新出土的稀世珍品,如河北满城汉代中山靖王金缕玉衣、长信宫灯,甘肃武威铜奔马,长沙马王堆帛画,西安何家村唐代金银器等。这次展览办得非常成功,在国外引起强烈反响,不仅使国外许多人士折服于中国古代的灿烂文化,而且对拓展我国的外交活动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被赞誉为周恩来的“文物外交”。

(全文完)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