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军史纵横

解放军新一代148名上将若干结构剖析
来源:《党史博览》2014年第1期  作者:刘 岩  点击次数:118


解放军的军衔制度,经过长达八年的认真准备,在全国人民的瞩目下,于1988101日再度正式实行。从1988914日举行第1批上将军衔的授予仪式开始,到2013731日新一批上将军衔的晋升仪式为止,经历了26个年头。其间,先后有148名高级将领分20批荣获了上将军衔称号〔第1批属于“授予”上将军衔,第二批以后属于“晋升”上将军(警)衔,为方便叙述起见,本文将授予和晋升上将的批次统一编排序号〕。

    在1988年开始实行的军衔制度中,军官的军衔起初设为三等十一级,其中将官设一级上将、上将、中将、少将四级,一级上将专为军委主席及副主席而设。但是,有权获得该衔称号的本人都表示“不要”,军委副主席杨尚昆1988527日在《在全军贯彻实施干部〈三个条例〉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邓(小平)主席一直讲他不要军衔”,“我是武衙门里的文官,也不要军衔。如果军委主席、副主席都不要军衔,变成文官,我看这对全军是一个很好的影响,对全军顺利地改文职是个推动”。鉴于一级上将军衔没有授出去的实际,1994512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的决定》中,取消了一级上将的设置,规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不授予军衔”,“副主席的职务等级编制军衔为上将”。于是,上将成为我国新时期最高的军衔等级称号。现就新一代上将衔称获得者的若干结构情况,略加剖析,以飨读者。

   ■单位结构,分布于18个高级领导机关

    按照19945月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规定,全军按编制可设置上将的单位,总共有17个:中央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原国防科工委)、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和七大军区。19957月,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批准,武装警察部队升格为正大军区级后,司令员、政治委员的编制警衔亦为上将。据此,从1996年第4批上将晋升开始,编制有上将军(警)衔的单位增加至18个。按照举行上将授衔或晋衔仪式时媒体报道的数据统计,新时期148名上将所属单位(军委委员兼任下属单位的领导人,均按军队编制序列内担任实体职务的单位计算)如下:

     中央军事委员会5人;总参谋部(包括总参警卫局)18人;总政治部(包括军纪委)16人;总后勤部6人;总装备部(包括原国防科工委)8人;军事科学院8人;国防大学10人;海军8人;空军7人;第二炮兵5人;沈阳军区5人;北京军区9人;济南军区6人;南京军区9人;广州军区8人;兰州军区6人;成都军区8人;武警部队6人。

   ■职务结构,副总参谋长最多

    上将军衔授予、晋升的一个重要前提是职务的编制军衔。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条例》的规定,全军编制军衔为上将的职务有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他们的编制军衔为上将唯一等级;正大军区级的编制军衔为上将、中将两个等级,即可以是上将,也可以是中将。解放军全军正大军区职的职务有:副总参谋长,总政治部副主任,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各大军区的军政一把手。武警部队编制为上将警衔的,为两名军政一把手。我国25年来所授予和晋升的148名上将中,授衔或晋衔时公布的职务(依据举行仪式时媒体的报道)构成情况为:

    中央军委委员、军委副秘书长2人;军委委员、国防部长1人;军委委员2人。

    总参谋长2人,副总参谋长14人,总参警卫局局长2人。

     总政治部主任2人,副主任9人,副主任兼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4人,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书记1人。

     总后勤部部长2人,政治委员4人。

     总装备部部长(包括原国防科工委主任)3人,政治委员4人,总装备部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兼副部长1人。

     军事科学院院长3人,政治委员5人。

    国防大学校长5人,政治委员5人。

    海军司令员4人,政治委员4人。

    空军司令员5人,政治委员2人。

    第二炮兵司令员3人,政治委员2人。

    沈阳军区司令员3人,政治委员2人。

    北京军区司令员4人,政治委员5人。

    济南军区司令员3人,政治委员3人。

    南京军区司令员6人,政治委员3人。

    广州军区司令员4人,政治委员4人。

    兰州军区司令员3人,政治委员3人。

     成都军区司令员4人,政治委员4人。

     武警部队司令员3人,政治委员3人。

     以上军事行政军官75人,政治工作军官73人,基本上是平分秋色。按军种区分,陆军占绝大多数,海空军占百分之十几(包括由海空军调入三军领导或科研、教学机构仍保留原军种衔籍者)。

   ■籍贯结构,山东省独占鳌头

    解放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期间,“将军省”“将军县”出现在江西、湖北、安徽、河南等省。第二次实行军衔制后,最高军衔上将的籍贯(简历中有祖籍与生长地者,按祖籍计算),分布在21个省市,其中独占鳌头的是山东省,计有35名,约占全部上将的23.6%,接近1/4。其余113名上将籍贯的分布情况是:

    河南省,16名;河北省,15名;辽宁省,13名;江苏省,13名;安徽省,8名;湖北省,8名;湖南省,7名;陕西省,6名;山西省,5名;吉林省,4名;四川省,4名;江西省,3名;上海市,2名;云南省,2名;黑龙江省,2名;重庆市,1名;贵州省,1名;浙江省,1名;广东省,1名;福建省,1名。

    全国出现两名以上上将的县(县级市)共10个,它们是:

    山东省招远市4名:迟浩田、王瑞林、刘顺尧、隋明太;

    山东省荣成市3名:李耀文、王茂润、姜福堂;

    山东省滕州市3名:李景、李继耐、刘书田;

    山东省文登市2名:孙忠同、迟万春;

    山东省胶州市2名:张连忠、张文台;

    山东省临朐县2名:石云生、许其亮;

    河南省林州市2名:曹双明、李乾元;

    山西省原平市2名:傅全有、张工;

    吉林省永吉县2名:赵南起、陶伯钧;

   辽宁省瓦房店市2名:于永波、谷善庆。

     ■年龄结构,平均62.6

    148名新上将授(晋)衔时的年龄分布,总的趋势是首批年龄偏大,往后逐渐有所降低,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区段。

     第117人,平均年龄69.18岁。其中70岁以上的10人,占了58.8%,最大的洪学智75岁;60岁至69岁的6人;59岁的1人(迟浩田)。之后,各批晋升上将者,除第3批中有一人因特殊情况71岁晋升外,其余130人晋升上将时的年龄,都没有超过65岁。

     第2至第429人,平均年龄63.69岁。其中第26人,平均63.67岁;第319人,平均63.79岁;第44人,平均63.25岁。

     第510人,平均年龄62.3岁。其中年龄最小的60岁,最大的64岁。

    第6批至第2092人,平均年龄61.1岁。其中年龄最大的65岁,最小的56岁(徐才厚);60岁以上的75人,59岁以下的17人,分别占81.5%18.5%

     开始几批上将年龄偏高,有一定原因,笔者分析认为主要有两个:

     一是,解放军重新实行军衔制时,全军高级将领的年龄普遍偏高。解放军总政治部1984年颁发的《关于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四化”建设的七年规划》,对“大军区、军兵种、科工委领导班子”年龄结构提出的规划是,“前两年(到1985年底以前),要增加60岁以下的同志;后五年(到1990年底以前),军政一把手,一般不超过65岁,班子中60岁左右、55岁左右和50岁左右的干部要各占一定比例”。说明当时这些大单位的领导班子中,还缺乏“60岁以下的同志”。当时,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已经74岁,198776岁时卸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已经70岁,198773岁时卸任。1988年授衔时,由于历史的原因,在中央军事委员会和某些大单位中,适当保留若干名70岁以上身体强健的将领,是干部新老交替的需要,它有利于搞好传、帮、带,更好地传承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199210月,张震已经78岁,邓小平当面指示他“还可以干一届”,以便“协助江泽民同志,用3年左右的时间,把我军各级领导班子调整好、建设好,保证各级领导权掌握在忠于党的路线的同志手中”。于是,张震在中共十四届一中全会上担任了中央军委副主席,83岁时卸任。

     二是,从中将中选升上将的工作似乎开始得晚了一点。1988年首批上将军衔授予以后,到1993年才开始从中将中选升上将,时间相隔了5年。从表面上看,这是造成1993年和1994年两批晋升上将者,平均年龄达到近64岁的重要原因。军衔晋升制度不健全,晋升时机不适时,就会影响其生机与活力。解放军1955年至1965年第一次实行军衔制度期间,所授1057名将官(包括19559月以后补授的19名少将、中将、上将)中,没有一名获得过晋升,形成一潭死水。第一次军衔制度生命的终结,除了当时党的“左”的指导思想是主要原因以外,军衔制度本身更新机制不健全,致使其失去生机与活力,对军队建设起不到积极作用,影响了衔级制度生命的延续,最终导致了自身的衰亡,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军龄结构,开国前入伍者占28%

     148名新上将授(晋)衔时的军龄(包括参加党的革命工作,简称“工龄”)状况,总的趋势与年龄情况相仿,首批授衔者军龄较长,往后逐渐有所缩短,从第7批开始,入伍42年左右晋升上将者居多。现按革命阶段,将148名上将参加革命工作的时期分别统计如下: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俗称“老红军”)的11人。军龄最长的59年,最短的51年,平均56.9年,都集中在第一批授衔者之中。其中,20世纪20年代后期参加革命工作的,有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等3人;20世纪30年代初期参加革命工作的,有郭林祥、尤太忠、王诚汉、张震、李德生、向守志、万海峰等7人;土地革命战争末期参加革命工作的1人,为李耀文。

    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俗称“老八路”)的14人。平均军龄49.7年,分布在第1批至第3批授(晋)衔者之中。他们是:第1批迟浩田、杨白冰、徐信、刘振华、王海;第2批张万年、朱敦法;第3批杨德中、周克玉、王克、李来柱、张太恒、宋清渭、李九龙。

    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16人。平均军龄47.5年,分布在第1批至第4批授(晋)衔者之中。他们是:第1批赵南起;第2批于永波、傅全有、张连忠、曹双明;第3批徐惠滋、李景、王瑞林、戴学江、李文卿、谷善庆、曹芃生、固辉、李希林、史玉孝;第4批王振武。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参加革命工作的,军(工)龄最长的49年,最短的28年,平均42.6年,分布在第3批以后的18批晋升上将者之中。据对2000年至2013年共1490名晋升的上将统计,每批晋升时的军(工)龄大体相当,一般在42.5年左右。看来,今后在不采取特殊举措的情况下,这个军(工)龄段,很可能成为我国上将晋升时的客观实际或组织上的掌控幅度。

     ■衔史结构,两度授衔者占73.7%

    所谓“两度授衔”,是指1955年至1965年解放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度时的授衔,和1988年开始的本次授衔。148名上将中,有109人在解放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期间,曾获得过从列兵到上将的军衔称号。最引人注目的是“二度将军”,但为数较少,只占两度授衔者的0.9%,他们原来的军衔是:上将洪学智;中将秦基伟、张震;少将刘华清、徐信、郭林祥、尤太忠、李德生、向守志、李耀文。获得过第一次军衔制期间军衔称号的,绝大多数是尉官和校官,占85%以上;少数人佩戴士兵军衔不久,就赶上了军衔制度的取消。

     1988年第二次实行军衔制后,除了首批所授的17名上将外,其余131名上将,都是逐级晋升而来。他们的“新衔史”包括了五种情况:一是1988年首次授予中将军衔,后来晋升为上将;二是1988年首次授予少将军衔,后来经过中将晋升至上将;三是1988年首次授予大校军衔,后来经过少将、中将晋升至上将;四是1988年首次授予上校军衔,后来经过大校、少将、中将晋升为上将;五是1988年以后从地方调入军队,实行军衔制以后才中途授衔,然后晋升为上将。笔者目前搜索到的资料中,尚未见到有明确记载1988年首批授衔时的中校以下军官晋升为上将军(警)衔的例子。

    关注解放军军衔制度的一些读者,经常提出关于高级将领军衔的晋升年限问题。

    一是,当几年中将可提上将?解放军从1993年开始启动晋升上将军衔的程序以来,20年里共有131人由中将晋升为上将,从晋升的实际过程看不出有晋升年限的定制。这131人由中将晋升上将的实际情况是:24人的中将衔是1988年初次授衔时所授;45人是先授予少将衔,然后晋升为中将;60人是先授予校官衔,然后逐级晋升为中将;另有2人是实行军衔制后由地方调入军队,在不同时间晋升为中将。他们晋升上将前的中将军(警)衔衔龄长短差别较大,长者是短者的好几倍。在中将衔位上工作时间最短的为3年,共计3名;最长的为11年,计有1名。这几人的中将衔龄,后者是前者的近4倍。其他127人在中将衔位上工作的时间,由短到长依次为:4年的19人,5年的30人,6年的43人,7年的18人,8年的9人,9年的7人,10年的1人。其中6年的数量最多,接近于131名上将的中将衔龄的平均值(5.6年)。

     二是,从少将到上将需要干几年?上述晋升上将的131人,107人是由少将晋升为中将后,再晋升为上将的。其中45人的少将军衔为1988年所授,这批少将经过中将台阶晋升为上将者,最早的1名是1994年在第3批晋升上将时晋升的;其余大部分是在第4批至第10批中晋升的;最后晋升为上将的1人,出现在2006年的第11批之中。这个情况表明,1988年所授的这45名少将,晋升到上将军(警)衔所需的年头,前后相差了12年。

三是,由校官到上将得经过多少年?上述107名由少将晋升上将的将领中,有601988年被授予校官军衔,然后经过少将、中将晋升为上将。他们之中,由大校晋升到上将所用时间最短的两人,出现在2000年第7批晋升上将的行列中,只用了12年时间;两人的衔龄情况都是1988年授大校,1990年晋少将,1994年晋中将,2000年晋上将;如此晋升速度,从以后13批晋升上将的几十人看,不具有普遍性。从2002年第8批晋升上将开始,由1988年所授校官晋升为上将的比例(与1988年所授少将之比)逐批增多,到了20077月第12批以后,全部晋升的上将都是由最初的校官逐级晋升而来,包括1988年授予的上校在内。其中上校晋升较快的两位,都是1988年授上校,1990年晋大校,然后在不同时间先后逐级晋升为上将;两人从上校到上将,分别用了20年和22年的时间。此例表明,从上校到上将,至少得经历20年时间。

     ■履历结构,多数具有指挥基本战役军团的经历

    所谓“战役军团”一般指集团军。集团军隶属于军区或方面军,直辖一定数量的步兵师(旅)、装甲师(旅)、炮兵师(旅),以及防空、工兵、通信、电子对抗、直升机等部队(团)或分队(营、大队),一般在上级编成内遂行战役作战任务,也可独立担负作战任务。集团军指挥员是军队组织序列中的一级关键性岗位,解放军新时期的148名上将,除个别非行伍出身和少数科研技术干部以外,大多数人从当士兵起步,具有班、排、连、营、团、师等各级主官经历。例如现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他入伍后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指导员、营长、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师长、集团军参谋长、集团军军长、军区参谋长、军区司令员等职,具有每一级领导岗位的工作经历,带兵和指挥部队执行任务的经验,可谓十分全面、丰富。

      新一代上将中类似范长龙经历者为数不少,其中在集团军和相当于集团军的特种部队领率机关,担任过军政指挥员的有106人,占72%。其中包括集团军军长32人,集团军政治委员35人,海军舰队或军级基地、军区空军或军级作战部队、第二炮兵战略基地的军政一把手39人。

     上将,无论是在外军还是在旧中国历史上,都是军中精英。我国新时期148名上将也不例外,他们除了担任部队重要职务以外,绝大多数还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中央军委领导机关担任过或仍在担任着各种职务。其中有:

     中共中央副主席1人(李德生)。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人(刘华清)。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9人(秦基伟、迟浩田、杨白冰、张万年、曹刚川、郭伯雄、徐才厚、范长龙、许其亮)。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3人(杨白冰、张万年、徐才厚)。

     中共中央委员114人(中共中央副主席和政治局委员未在此数内重复计算)。

     中共中央候补委员12人(凡之后或之前曾担任正式中央委员者未在此数内重复计算)。

     国务院国务委员5人(秦基伟、迟浩田、曹刚川、梁光烈、常万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1人(秦基伟)。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46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2人(洪学智、赵南起)。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17人。

      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9人(刘华清、张震、迟浩田、张万年、曹刚川、郭伯雄、徐才厚、范长龙、许其亮)。

      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23人(担任军委副主席者未在此数内重复计算,他们是:李耀文、秦基伟、杨白冰、赵南起、于永波、傅全有、王克、王瑞林、梁光烈、李继耐、廖锡龙、陈炳德、乔清晨、张定发、靖志远、常万全、吴胜利、房峰辉、张阳、赵克石、张又侠、马晓天、魏凤和)。■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