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一代风流

“革命的二杆子”赵寿山
来源:《党史博览》2013年第2期  作者:袁志刚 袁 静  点击次数:514
      1946年9月8日,时任国民党西北行辕主任兼新疆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邀请时任甘肃武威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的赵寿山去新疆一游。时任迪化市(今乌鲁木齐)市长屈武、新疆警备总司令部总司令兼河西警备总司令陶峙岳,也邀请赵寿山去迪化小住几天。当天,赵寿山乘飞机抵达迪化,住在屈武家中。


■一■

       赵寿山,1893年生,陕西户县人。1911年入西北大学预科,后转入陕西陆军测量学校深造。1927年任第二集团军旅长,1930年任汉中区绥靖司令。1935年10月,曾到北平、天津、南京、上海、武汉等地考察,了解情况。他接触过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杨明轩、杨晓初、赵葆华等,研读过宣传抗日救国的进步书刊和一些马列著作,开阔了政治视野,认同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逐步树立了“联共反蒋”的思想。
1936年2月3日,赵寿山被授予少将军衔。同年12月他追随张学良和杨虎城参加西安事变,时任第十七路军总指挥兼西安市公安局局长,主要负责拘禁南京政府要员,解除西安蒋系反动武装等任务。西安事变后,赵寿山采取各种措施,严防蒋系军警宪特的各种破坏活动,使西安市的社会秩序恢复正常。
      12月17日,周恩来应张学良、杨虎城的邀请,乘机抵达西安。第二天的政治会谈严肃而紧张。周恩来很重视赵寿山的作用。当晚在杨明轩陪同下,周恩来前往西安甘露巷7号赵公馆与他竟夜深谈,分析国际国内形势,阐明中国共产党的主张,以及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使赵寿山更加坚定了联共抗日的决心。
      不久,红军大队人马开拔来到富平、泾阳一线。为了搞好国民党军与红军的关系,赵寿山豪情满怀,不分昼夜地工作。
      赵寿山在和红军将领彭德怀、左权、王炳南等人的接触中,彼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赵寿山给红军将领和部队讲授军事演习与平原作战经验,也邀请左权给第十七路军将领和部队讲授与演习游击战战法。当时陕北粮食紧缺,他派人去渭北购得大批粮食,征用150多辆马车向陕北运去,并赠送现洋30万元及一些武器弹药。
       1937年1月,任弼时、彭德怀、杨尚昆等红军将领从云阳前往第十七路军渭北警备司令部会见赵寿山。当时,赵寿山对把蒋介石放回南京一事不理解,有微词。任弼时、彭德怀就向赵寿山耐心解释,使他疑虑顿释,政治眼光明亮了许多,心情也格外高兴,便叫来照相馆的师傅,在司令部大院与红军将领合影留念。拍完照,任弼时对赵寿山说:“我们是红军,照完相就行了,不要给地方同志留下麻烦啊!”一向严肃的彭德怀握住赵寿山的手风趣地说:“赵司令,这一下你可叫蒋介石抓住啦,你这是‘通匪’有据啊!”
      “我不怕。请你报告毛主席,我不是‘通匪’,我还要上山参加哩!”赵寿山言辞切切,语音朗朗。晚上,赵寿山回到三原的家中,在杨明轩、姚警尘(赵寿山的秘书)的支持下,毅然将女儿赵铭锦、儿子赵元介送到红军大学学习。
       这段不平凡的经历,特别是与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等人的亲切会见,使赵寿山的人生道路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他开始逐步走向革命征途。


    ■二■

      1938年6月16日,赵寿山由少将晋升为中将,并于21日当上了国民党军第三十八军军长。1942年,毛泽东批准赵寿山为中国共产党特别党员。1944年12月11日,蒋介石采取明升暗降的手段将赵寿山从第三十八军军长的位置上调任甘肃武威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经中共中央策划安排,赵寿山将第三十八军一部约2000人转到根据地,组成了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
      1946年春,面对国内外形势,赵寿山认为:“抗日时期,我率领第十七师在河北保定、山西娘子关,第三十八军在中条山、黄河桥头堡,浴血奋战,抗御日军,屡立战功。然而,蒋介石却听信谣传,怕我投靠共产党,先将我部由中条山调到黄河以南置于国民党嫡系部队的监视之下,后又玩弄调虎离山计谋,将我由前线调到西北大后方,死死地羁縻起来。今天,他要打内战,消灭共产党,能放心我吗?”
      经过思考,赵寿山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将自己脱离国民党阵营的想法通过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致电请示毛泽东。毛泽东以敏锐的政治目光看到,赵寿山在国民党阵营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就批准他速回延安。
      魂飞延安,归心似箭。但机智谨慎的赵寿山隐藏了回延安的意图,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向蒋介石致电提出早日撤销第三集团军以赴美考察水利的建议,并获批准。
      1946年8月,赵寿山安排完第三集团军的公务,便由武威回到兰州。他买房院、置地产、投资银行,巧妙伪装,转移视线。这个时候,张治中、陶峙岳和屈武等人来电邀请他前往新疆一游,他哪有不去之理!
      屈武是五四运动时陕西的学生领袖之一,又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女婿,早年曾在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思想进步,主张国共合作,与赵寿山的关系非同一般。在新疆,赵寿山在与屈武的交谈中,向他讲述了国共两党关系破裂、大规模内战不可避免的现实,以及国民党上层人士分崩离析的情况。屈武也介绍了张治中主政新疆,以及当时新疆的政治军事形势。随后,屈武话锋一转,试探问道:“你看,新疆的前途怎么发展?”
      赵寿山快人快语:“新疆迟早是要解放的。你好好工作,为将来新疆的和平解放多做工作。”
      思忖片刻,赵寿山又进言:“对张先生(张治中)要尊重,给予帮助。同陶峙岳要注意搞好关系,以备反共高潮到来时得到他对你的掩护。还要注意同维族干部及苏联驻迪化领事馆搞好关系。”
      赵寿山还向屈武透露了要去延安的打算,屈武点头表示赞许。
      赵寿山越谈情绪越激昂,预言道:“新疆很有可能和平解放。你坚决朝这个方向努力。将来胜利了,我可能在兰州或西安飞机场迎接你。”
     4年后,新疆果真和平解放了。参加通电起义的屈武由迪化飞抵西安时,在机场迎接他的正是时任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的赵寿山。两人站在人群一边,紧紧拥抱。屈武眼中闪着泪光,动情地说:“寿山兄,这才几年工夫啊,你说的话都实现了!”


■三■

     张治中是国民党的重臣,有“和平将军”的美誉。他深知赵寿山思想进步,精明强干,抗战有功,此次邀请赵寿山来新疆,无非是对时局作深层次的了解与试探。
     在迪化,张治中每次召开重要军事会议都邀请赵寿山参加。赵寿山每每以客自勉,一言不发。一天晚上,张治中设家宴招待赵寿山。席间,张治中征求了赵寿山对新疆工作的意见和对一些干部提拔任用的看法。对于赵的看法,张表示赞同,还邀他次日去红雁池畔(位于迪化市东郊)野餐。
       赵寿山从张公馆回到屈武家中,向屈武说:“张先生只邀我一人远郊野餐,可能要谈一些重要的问题。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把蒋介石独裁统治的黑暗腐败通通揭出来给张先生听听。你估计,他会不会因此把我扣起来?”屈武深思半晌,摇头说:“我想张先生这个人,他也许不同意你的看法,但不会因此把你扣起来的。”
      第二天,张治中和赵寿山分乘两辆高级轿车驶往红雁池畔。警卫与秘书铺好毛毡,启开罐头,摆上水果,端上美酒,张治中把随从支开,两人便开始了交谈。
      张治中:“你在西北工作多年,这次来新疆也多日了。请你谈谈对新疆和西北工作的意见。”
      赵寿山:“我建议张先生,先把国民党在新疆的军队建设好,再把地方与军队的关系搞好,团结刘孟纯、刘泽荣,并通过他们再把当地干部团结好,先整顿好新疆,再整顿陕甘,一定大有可为,大有希望的。”
      张治中:“现在,国共合作又成问题。在华北已经发生军事冲突,若内战打起来,你看我们的前途将会怎么样?”
       赵寿山:“依我看,如果内战打起来,我们不一定有把握。”
       张治中:“我们有美国的帮助,力量很大呀!”
       赵寿山:“美国帮助再大,蒋介石也是要失败的。”
       张治中:“大家都说你是共产党。你看,在重庆的每次宴会上,人们对你都是十目所视,十手所指,不敢同你接近。我看你孤立无聊,每次见面都与你打招呼。”
      赵寿山:“张先生对我的爱护,我时刻难忘。人家说我是共产党,你看我是不是?”
      张治中:“我看你不是。”
      赵寿山:“共产党是不要我的。不过我与有些人的认识和主张是不同的。我认为,抗日也好,建国也好,都应该贯彻孙总理(指孙中山)的三大政策,一定要联俄联共。有些人搞反共反苏,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这个想法不是什么秘密。在庐山时,我对委员长也讲过,还建议他尽快改编红军,调到敌后打游击战。我考虑,只要对国家有利,我本人没有什么,流言蜚语由它去吧。”
       赵寿山点了一支烟,猛吸几口,好像要把心中的积怨全吐出来似的。他话锋一转,便指向国民党军最高统帅:“现在,蒋介石南京政府,不但要反苏反共,而且贪污腐化,派系林立,争权夺利,把国家弄得一团糟,朝野上下,议论纷纷。”
      张治中:“这都是陈果夫、陈立夫和宋子文他们搞乱的。”
      赵寿山:“我看不尽然。蒋公是国家最高领导,其咎在他。蒋介石这个人,就是用旧道德衡量,也都是最坏的人,为人没一点儿诚意。人家说他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一点不过分。对谁都是欺骗,就是对张先生也不例外。”
      张治中辩解:“委员长对我还是很信任的。”
      赵寿山:“我看不一定。向来边疆大吏一定要得到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信任,不然一事无成。可是蒋介石对张先生还不如慈禧太后对左宗棠。左宗棠给朝廷上书,慈禧就不交给军机大臣处理,自己就批发了。可你两次给蒋委员长的报告,他都交给宋子文核办。张先生你说心里话,这是信任你呢,还是信任宋子文呢?”
       张治中沉默不语。赵寿山激情飞扬:“蒋介石事实上已经成了孙中山先生的叛徒,他的所作所为都与三民主义相对立。民心丧尽,前途非常危险。邵力子先生曾向我透露过:‘不管人家共产党怎么样,国民党是腐朽的。它像一座梁柱已被虫蛀空的大厦,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倾倒下来。’我认为,邵先生的见解是深刻的。……”
      吃着,喝着,说着,时间悄悄流逝,他俩竟长谈了3个多小时。张治中看看表,郑重地说:“咱们今天谈的时间太长了,问题也谈得很深。该谈的谈了,不该谈的也谈了。不过,有一点请你放心,我绝不会把你讲的话外露一点。”
      张治中最讲信义,这次谈话的内容从未泄露。直到1949年6月26日在北平发表《对时局的声明》与蒋介石分道扬镳,就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后,张治中才在彭德怀、习仲勋为他举行的宴会上风趣地说:“1946年老赵(指赵寿山)在新疆时,敢对我大骂蒋介石几个钟头,真是革命的二杆子。”
       赵寿山从新疆回到兰州,1947年1月经南京、上海等地,于3月进入晋冀鲁豫解放区。
       1948年2月,中央军委任命赵寿山为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他出任陕西省人民政府主席、省长。1965年6月,赵寿山在北京病逝。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