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外交风云

周恩来续写“乒乓外交”华章
来源:《党史博览》2017年第8期  作者:钱 江  点击次数:391
    “乒乓外交”是20世纪中国外交史上的专有名词。狭义的“乒乓外交”系指1971年4月,毛泽东决断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问北京,周恩来周密安排了他们访华,打开了中美两国隔绝22年之久的冰河,由此铺设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道路。

      广义上的“乒乓外交”,还包括在这一时期以中国乒乓球队参赛为契机,中国与尼泊尔、日本等国改善外交关系的举措。“乒乓外交”的主要针对国是美国,包括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和中国乒乓球队访美这两个高潮。在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和中国乒乓球队访美时,周恩来曾有犹豫和迟缓。而一旦得到毛泽东批准,周恩来立即活跃起来,将整个“乒乓外交”奏鸣曲指挥得有声有色,“乒乓外交”遂有完美续章。

周恩来要求参赛归来的乒乓球队不急于表演,先做总结

      1966年“文革”开始后,中国乒乓球队停止正常训练。后经周恩来示意和支持,1969年夏逐步恢复训练,但是长期不参加比赛,只是偶尔开展“体育表演”。此后一两年间,每逢节庆或较重要活动即做“汇报表演”,并渐成惯例。据此,1971年4月,中国乒乓球队参加世界锦标赛归来,他们要做“表演”被看作题中应有之义。

      原来,中国乒乓球队在4月间到日本名古屋参加了第31届世锦赛之后,兵分两路,一路回国,另一路留在日本访问了几座城市,待他们归国聚齐,就到4月中下旬了。

      1971年4月21日,国家体委向周恩来呈报了《关于欢迎我乒乓球代表团回国的请示》,提出要召开一次庆功会,并向首长进行汇报表演。周恩来打破了这个“惯例”,当天在报告上批示,把“庆功”改成“总结经验”。

      5月8日,周恩来又在国家体委《关于派遣乒乓球教练去苏丹的请示》上批示:“建议我体委运动员凡在40岁以下,统应学一门外国语,英、法、日、西(班牙)、俄,按次排列,规定学习比例。”这是受“乒乓外交”成就鼓舞,周恩来明显流露的通过体育选手开展民间外交的意向。

       此后,周恩来对乒乓球队尽快完成总结的要求迫切起来。5月17日,周恩来办公室一位姓李的秘书打电话通知国家体委:总理指示,乒乓球队回来,先不忙做表演汇报,应先做总结。总结时用毛泽东思想做指针,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畅所欲言。

      国家体委办公厅刚刚做完电话记录,又接到总理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对方再次转达周恩来的意见:乒乓球队总结,当然是代表团全体,不光是打球问题。(5月)23日表演汇报,要服从总结,总结不出,当然不成。

      这是指,乒乓球队预定于5月23日向首长做汇报表演,如果来不及做出文字总结,宁可推迟表演。

      过了几天,5月21日,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打电话过来,再次传达周恩来指示说:“总理急于要看总结,希望抓紧。”

      这回的总结显得复杂了,乒乓球队总结不光总结打球,还要总结什么呢?显然涉及外交,但那应该是外交部官员办的。这次乒乓球队去日本,代表团中有好几位外交部资深官员,外交事务都是他们管的,只有庄则栋与美国选手科恩的交往除外。但在交往之初,庄则栋受到体委领导的批评,吓了一跳,交往了两次以后,就不敢说什么了。

      当时的体委军管会领导,对外交事务都是谨言慎行,不敢越雷池一步。他们对打球、外交都生疏,几天下来拿不出像样的文字总结。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周恩来要什么样的“总结”。按他们的心思,还是打球“表演”简单,因此只希望“表演”。

      5月23日,周恩来办公室又来催促了,秘书打电话通知:“总理要先看总结,然后才能谈表演汇报。”“总结首先是政治。”

      为什么周恩来对中国乒乓球队有这样一系列特别的关心?这是其他体育代表队从未遇见过的。除中国乒乓球队成绩拔尖之外,主要是他们在打开中美关系上出人意料地打出了先手,因此还要把他们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毛泽东、周恩来决策,由民间外交进而实现中美首脑对话

       原来,“乒乓外交”一旦初结成果,美国乒乓球队实现访华,周恩来即向毛泽东提出了《关于当前外交政策的报告》,报告说:自主席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来访后,十多天中,世界形势的连锁反应非常突出。目前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在美国乒乓球队来访时,我强调中美人民的友好往来重新开始;我们支持世界各国人民革命斗争的立场永远不会改变;表示欢迎美国政府派人来公开地谈,如时机尚未成熟,可待他日,但不要丧失时机。

      美国乒乓球队4月中旬离开中国后,毛泽东很快审阅了周恩来的报告,批示:“已阅,同意按此部署。”

      这时,周恩来做两手部署,一是通过国家外交渠道,于4月21日通过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张彤,请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转告尼克松总统,要从根本上恢复中美两国关系,只有通过高级领导人直接商谈才能找到办法。“中国政府重申,愿意公开接待美国总统特使如基辛格博士,或美国国务卿甚至美国总统本人来北京直接商谈。”

      周恩来的另一个部署就是继续打“乒乓外交”的牌,尽快派出中国乒乓球队回访美国,拓宽民间外交渠道,推进中美关系的改善。因此,他要比赛归来的中国乒乓球队尽快写出总结,以期发现其中的“亮点”。

      这时候,庄则栋看准了需要,手快写出了大赛总结,题目叫作《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体委挑出几个写得较好的总结,其中包括徐寅生的总结,迅速上报周恩来。周恩来看后表示,庄则栋的总结写得最好,他打算交由《人民日报》发表,后因“九·一三”事件突发而作罢。

周恩来打招呼:乒乓球队要回访美国

     1971年5月27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了全国外事工作会议,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军负责人和外事部门负责人与会。这是一次高级别会议。

      5月30日和31日,周恩来到会讲话。这两天的会议有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安排:将中国乒乓球队队员也请到了会场,外交部官员将他们安排坐在会场后排。

      周恩来在5月30日的讲话中一开头就指出,是毛泽东决策了“乒乓外交”。他说:“4月7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把乒乓球一弹过去就转动了世界,小球转动了地球,震动世界嘛。”从此,“小球转动大球”成为“乒乓外交”的同义语。

      周恩来接着指出,针对中国的邀请,美国总统尼克松也表明了态度:“如果美国人不去,全世界都责备。”周恩来回应,因此我们还得准备回访。

     说到这里,周恩来大声问,今天的主席台上有曹诚(体委军管会主任)吗?请了他了吗?曹诚同志有没有来?

      曹诚立刻在周恩来身后回答:“来了。”

      周恩来又问:“乒乓球队有人来吗?庄则栋来了吗?”

      坐在后排的庄则栋大声回答:“来了。”

     周恩来回应说:“来了看不见啊。林慧卿、郑敏之、张燮林、梁丽珍都来了吗?”
     周恩来对乒乓球选手的名字如此熟悉,会场响起了掌声。周恩来乘势说,请这些乒乓球运动员到前排就座。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中国乒乓球队选手们从后排走到前排入座。这是在外交官面前从未有过的殊荣。

      乒乓球队队员们落座之后,周恩来马上问:“你们有没有勇气到美国去?庄则栋、林慧卿、郑敏之,你们说呀?乒乓球弹出去,它就要弹回来了。既要震动世界,就要继续震动。中美两国人民来往嘛!”

     周恩来的话透露出明显信号,中国乒乓球队将去美国访问。

     周恩来接着说:“现在不是姬鹏飞同志去美国,也不是耿飚同志去美国,而是庄则栋、林慧卿、郑敏之去美国嘛。这很清楚,人民外交,用他们去打,拿小球来推动大球。所以,他们负有政治任务。对人民来说就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按周恩来讲话中透露的意思,中国乒乓球队很快就要去美国了。

      然而,6月4日,通过“巴基斯坦渠道”,尼克松向周恩来发回口信,建议基辛格于7月9日,经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飞抵北京。6月11日,周恩来发出口信表示同意。

      这样一来,中美双方的最高级领导人沟通已经顺畅,有问题将在会议桌两边面对面交谈,乒乓球队访美,就不那么急迫因而往后推了。

乒乓球队定于尼克松访华之后访美,庄则栋当上了团长

      1971年6月11日22时30分至次日凌晨2时,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周恩来在第31届世锦赛后首次单独会见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全体成员,国家体委负责人曹诚等陪同。

      会见之前,周恩来观看了由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关于第31届世乒赛的记录影片。会见乒乓球选手们的时候,周恩来做了长时间讲话,涉及诸多事务。其中关于中国乒乓球队何时访问美国和加拿大是个专门主题。周恩来说了一个将推迟中国乒乓球选手访美的理由,大意是,现在得知美国有一个团体,打算邀请台湾乒乓球队去美国访问两个月,他们去了我们就不能去。那就让他们先去,我们再去也有好处。就是有时间提高技术,而且每个人都要学一点英文,学一些国际知识。首先是乒乓球队学英文。

      这时,周恩来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构想,中国乒乓球队将在尼克松访华之后再去美国。而在这个过程中,周恩来对庄则栋甚为看重,将他一步步推向政治舞台。其中重要的原因,还出于毛泽东对庄则栋在“乒乓外交”中表现的赞赏,他说庄则栋“不但会打球,还会办外交”。

      庄则栋的新生涯展开了。从日本归来不久,庄则栋正式解甲退役,担任中国青年乒乓球队领队兼总教练,这个华丽转身,是他走向领导岗位的起点。

      第31届世乒赛后的1971年7月,中国与日本、毛里求斯、朝鲜、尼泊尔、阿联酋共6国,联合发起组织“亚非乒乓球邀请赛”,共向27个亚洲国家和40个非洲国家发出邀请。代表中国参加组委会筹备会议的3名代表是体委副主任赵正洪、国际司负责人宋中,还有一位就是庄则栋。

      1971年10月20日至26日,基辛格第二次访华,为尼克松总统访华做准备。在京期间他访问了北京体育学院,庄则栋到场作陪,由院长钟师统介绍给基辛格。

     在此之前,基辛格于1971年7月实现了秘密访华,确定了尼克松总统的访华时间和主要谈判内容。

      1972年1月6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以黑格为首的美国先遣组成员。周恩来对在座的白宫发言人齐格勒说,去年4月,我在这里会见过你们的乒乓球队,我重新会见大批的美国朋友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乒乓球把我们两国关系联系起来了。我们被邀请了,但是还没有回访。请转告你们乒乓球协会主席——那位曾经到中国来的团长,我们愿意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回访。

      就在此前的几天,周恩来重新确定了即将访美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负责人名单。原先打算,这是一个副部长级代表团,由体委副主任李梦华当团长,外交部美大司司长钱大镛任副团长,庄则栋名列其后也担任副团长。

      很可能是毛泽东的授意,周恩来改变了原先的安排。按庄则栋本人回忆,1971年12月28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美国友好访华团,国家体委领导在座,庄则栋也在。客人未到时,周恩来对庄则栋说:“小庄,明年4月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应美国的邀请首次访美,这个代表团的团长你来当。”庄则栋一听紧张了,连连摇头说:“总理,我水平低,当不了团长。”周恩来说:“年轻人出去锻炼锻炼,犯点儿错误也没关系。我看你行,团长就由你来当。我再给你配备两个得力的副团长。你们出国前的准备和具体事宜,由李德生同志负责。”

      对此事,身为这个代表团副团长的钱大镛也曾向笔者证实过。

      1972年3月13日,周恩来批阅了外交部、国家体委关于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回访加拿大、美国的报告。周恩来建议,在运动员中加上几位年轻的知名选手。根据他的建议,在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崭露头角的郑怀颖入选了。这使她每回忆及此都感激不已。

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访美,“乒乓外交”完美续章

      1972年4月12日,庄则栋、李梦华、钱大镛率团访问加拿大后来到美国。

      美国乒协主席斯廷霍文于当天早晨专程前往加拿大渥太华,从那里登上飞机,陪同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来到美国的汽车城底特律——斯廷霍文本人工作的地方。这年6月1日,60岁的斯廷霍文将任满到期。接待来访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是斯廷霍文卸任前最重要的活动。一年前访问过中国的美国乒乓球队选手们大都从各自居住的地方赶到底特律,迎接曾经接待他们的中国伙伴。除了美国乒乓界人士,担任美国总统特别顾问的约·斯卡利也来到底特律,代表尼克松总统表示欢迎。

       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个访问美国的中国团体,因此备受重视。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美国乒乓球协会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前者向美国乒协赞助了大约30万美元,帮助他们安排对中国乒乓球队的邀请。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专门就中国,包括台湾和香港在内的发展进行讨论和研究,搜集各方面的反应。

       在机场休息室和前往下榻宾馆的路上,中美两国选手进行了热烈而礼貌的交谈。

      到达美国次日上午,中国乒乓球队访问了位于底特律的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参观了那里的汽车生产线。厂房前挂起了横幅:“欢迎你们来底特律!”当时年产200万辆汽车的庞大生产线给中国选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要一辆车吗?”有人对梁戈亮开玩笑说。梁戈亮回答:“我要车干吗呀?”这时的梁戈亮确实没有如此想法。

      简便午餐后,中国乒乓球队在汽车城中举行了乒乓球表演。成群的汽车工人利用午休时间赶来观看中国乒乓球队表演。以乒乓球在美国的普及和受欢迎程度,这些工人与其说来看乒乓球表演,不如说是想看看第一次踏上美国土地的中国代表团,看看组成这个团体的中国人。

      时隔25年,张燮林清楚地回忆说:“球台就放在车间里,周围站满了工人,远一些的为了能看清就站在外面的机器上。表演结束后,工厂的乒乓球爱好者还和我们的队员比画了比画(打了几个回合)。车间里还挂着用中文书写的欢迎横幅。”

      此后几天,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参观了奥克兰大学、密歇根大学。4月14日举行了与美国乒乓球队的友谊比赛,接着向美国东海岸进发,4月17日参观了马里兰大学后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按照预定计划,尼克松总统将于4月18日在白宫玫瑰园接见来访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

       谁也没有想到,情况还有曲折。从4月初起,深深陷入越南战争的尼克松政府再次下令大规模轰炸越南北方。4月16日,美国空军猛烈轰炸了越南的河内、海防两大城市,激起了国内外公众的抗议。就连随同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活动的6名美国翻译中也有4人表示,为表示抗议,他们不参加次日在白宫的活动。

      远在万里之外的周恩来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北京时间4月18日凌晨,周恩来召集外交部核心小组和“美国组”负责人开会,紧急磋商正在华盛顿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是否接受尼克松接见的问题。周恩来最初考虑予以抵制。他在会后致信毛泽东说:美国有意在16日轰炸海防、河内,使我们乒乓球队在18日会见尼克松感到为难。现与外交部研究决定,以口信通知美方,拒绝会见美总统。

      然而毛泽东另有考虑,他于18日上午约见周恩来,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乒乓球队访美系民间往来。去年美队来华时我政府领导人接见,今年我队去美如拒绝美总统接见,会给美人民以失礼印象,故我乒乓球队在美日程和赠送大熊猫均按原计划进行。

     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周恩来修改了外交部致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黄华并转美方的信。这就为尼克松总统会见到访的中国乒乓球代表团铺平了道路。

     4月18日下午,白宫玫瑰园,尼克松总统来到草坪上与来访的中国乒乓球选手握手,表示欢迎,并发表简短讲话:

女士们、先生们、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团员们:

      我很高兴能有机会欢迎中国乒乓球代表团来美国访问。

      很难想象仅仅在一年以前,由斯廷霍文率领的美国乒乓球队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欢迎和接见。在此,我作为美国总统,并代表所有美国人民欢迎中国乒乓球队全体人员的到来。

     我相信,你们在美国其他城市进行友好访问的时候都会受到同样热忱的欢迎。我们知道,在比赛过程中必然会有胜利者和失败者,但其中会有一个最大的胜利者,而这比一场乒乓球赛的输赢更为重要。由于你们率先沟通了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这最大的胜利者将会是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

     有了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世界和平的前景一定会更加美好。感谢你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并希望你们继续获得成功!

      尼克松总统风趣地结束了自己的欢迎辞:“最后,我们还将为大家安排一项参观白宫的活动。”

      发表欢迎辞以后,尼克松急匆匆离去,经过美国乒乓球选手面前的时候没有把头扭过来朝他们看一看。这不符合美国的人文精神,年轻的美国女选手沃尔加叫了起来:“尼克松先生,难道你就不想见见第一批踏上中国土地的人吗?”她的话使尼克松吃了一惊,尼克松马上停下脚步连声道歉:“我不知道你们也在这里。”他和美国乒乓球选手们谈了几句才离开。

      次日,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到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参观,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乔治·布什出面欢迎,并观看了中美乒乓球选手表演。若干年以后,布什成了美国总统。

      中国乒乓球代表团从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进行了18天访问,当时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埃克斯坦对中国客人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希望你们这个世界冠军队对美国的回访,只是两国人民在体育、文化、教育和科技领域内一系列交流的第一回合。”这句话对“乒乓外交”诠释得非常精彩。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