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世纪回眸

唐山地震后抢修铁路时的刘建章
来源:《党史博览》杂志 2017年第5期  作者:李春明  点击次数:510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河北省唐山、丰南地区发生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强烈地震,造成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惨重损失。


      7月28日上午6时许,中共中央、国务院在中南海紫光阁召开关于唐山地震的紧急会议,除多位中央领导同志外,还有铁道部、邮电部、水电部、卫生部、煤炭部、商业部、北京军区等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参加。虽然当时还不十分清楚具体灾情,但人命关天,必须争分夺秒!

      中央决定迅速动员全国力量,向灾区派遣救灾队伍和运送最急需的药品、物资,全力支援唐山抗震救灾。为统一领导和组织对灾区的救援活动,成立了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

       会上,中共中央领导人高度关注铁路系统的受灾情况,并指出京山线(北京—山海关)、通坨线(通县—坨子头)等铁路是连接我国东北、华北和首都北京的重要干线,这两条铁路的中断,不仅严重影响国民经济的顺利发展,而且直接影响全国各地支援灾区各种物资的及时调运和数以万计受伤群众的抢救和转运,要求铁道部确保沈阳至唐山方向的列车安全畅通,并要求铁道部和铁道兵马上组织精干力量进入灾区,迅速抢修京山、通坨等被地震损毁的铁路线路,尽快恢复通车。

      随后,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指示精神,铁道部党组决定委派从事铁路新线建设多年并具有抗灾抢险实践经验的副部长刘建章会同铁道兵党委指派的郭维城副司令员一起组建“铁路抢修联合指挥部”,统一指挥铁道部和铁道兵的抗灾抢修队伍,郭维城任司令员,刘建章任政治委员。他们已不是第一次搭档。1975年8月初,河南省驻马店地区板桥水库垮坝致使京广线铁路运输中断,遵照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的“京广铁路水害抢修指挥部”,就是由二人分别担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的。

       当时,正值十年动乱后期,所谓的“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肆虐之时。

       此前,刘建章按照邓小平“全面整顿”思想,积极配合铁道部部长万里集中精力抓铁路系统整顿,初步实现“四通八达,畅通无阻,安全正点,当好先行”的铁路整顿目标,使铁路运输形势明显好转。但这却触怒了江青反革命集团,被他们诬蔑、攻击为否定“文化大革命”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在搞“复辟”。在铁道部机关,造反派对万里、刘建章的围攻愈演愈烈,隔三差五地对他们进行批判、揪斗,使他俩根本无法正常工作。稍后,铁道部机关大院的墙壁上,出现了“批邓(小平)联万(里)挂刘(建章)”的大标语。

       面对这种情况,刘建章非常淡定,对自己的未来一点也不担心。作为一个已有50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他在革命征途上经历过无数“风雨”,此前就曾因“莫须有”的罪名,被错误囚禁在秦城监狱将近五年,是见过大“世面”的!这时唯一使他忧心的是造反派如果对他穷追不舍、死缠烂打,会不会给抗震救灾、抢修铁路工作带来干扰和阻力?

       恰好此时,余秋里找刘建章谈工作,一见面便推心置腹地嘱咐他:“你去北京医院告诉万里,让他不要出院,住在北京医院里不会有人敢去揪他;你呢,到唐山去领导抗震救灾,这是当前头等重要的大事,同样没有人敢去救灾前线揪你。”

       按照铁道部党组的决定和余秋里的示意,刘建章与郭维城乘直升机低空飞越灾区察看铁路受灾情况后,便立即着手组织抢修队伍奔赴灾区。

      除地震当天上午就赶到被损毁路段参与抢修的锦州铁路局300余人外,刘建章依据党组决定,催促铁道部所属北京、沈阳、吉林、哈尔滨、郑州等12个铁路局,铁一局、铁三局、铁五局、大桥局等6个工程局以及第三勘测设计院等单位紧急调派了抢修人员和医务人员共计2万余人;铁道兵则根据中央军委部署,命令铁十一师的3个团、铁十四师的2个团、铁四师驻蓟县的4个连以及独立舟桥团等部的1.4万多人陆续赶往灾区。短短两天时间,被毁铁路现场就汇聚起一支抢修大军,展现出一幅千军万马战“京山”的壮观场面。



      当时京山线、通坨线和津蓟线(天津—蓟县)铁路有将近600公里干线、支线和专用线受到严重损坏。其中,茶淀至雷庄间约100公里受损最为严重,许多地段路基沉陷、开裂,最深处下沉达3米多,纵向开裂最宽处达1米以上;有的路段,钢轨严重扭曲,甚至断成两截;有些桥梁两端向河心挤压,墩台移位、下沉、倾斜、断裂,梁位普遍错动,桥头填土下沉,有的锥体坍塌;唐山、古冶两地的绝大多数站房倒塌,设备几乎全部损毁,站场完全堵塞;沿线通信信号、给水设施、输电线路均遭到严重损坏。

       抢修队伍赶到现场后,刘建章、郭维城及时向他们传达上级指示,要求所有参战人员想灾区人民所想,急灾区人民所急,勇于克服各种困难,努力拼搏,尽早恢复铁路运输,让党中央和全国人民放心。

       根据线路遭受损坏的程度和抢修队伍的状况,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刘建章、郭维城他们决定将抢修任务分为两步实施:第一步先把铁路职工和铁道兵指战员集中,全力突击抢修铁路正线,划分了抢修管区,分解了抢修任务,明确了抢修要求,要以最快的速度,争取京山铁路单线尽快通车;第二步全面抢修铁路复线、支线、专用线,加固场、站房屋,修复铁路附属设施,并帮助群众解决突出的困难以及生产自救。

      “抢修联合指挥部”起初设在塘沽,很快又迁至古冶。前往古冶途中经过唐山市区时,呈现在眼前的景象令刘建章他们震惊:这座百年工业重镇,已是断壁残垣、满目疮痍;人员伤亡更是让人揪心,没来得及处理的罹难者遗体,仍被压在瓦砾之中。众多等待医治的伤者和幸免于难的人们,由于突然遭受了过度的精神刺激,进入一种没有眼泪、不想说话、两眼发愣的茫然失神状态。这情景像沉重的铅块,重重压在刘建章他们的心头。

       当时由于余震不断,刘建章、郭维城以及“抢修联合指挥部”成员工作和食宿都在公务车上。白天车厢被太阳晒得像个蒸锅,坐在里面,即便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会汗流浃背,如同在洗桑拿浴;夜晚更加难熬,关闭门窗,大家憋闷得喘不上气,不关门窗又有蚊虫肆虐,许多人被叮咬得浑身肿包、发炎。刘建章本就有些失眠,这时更加难以入睡,只好依靠安眠药,但又不敢多吃,怕睡深了影响工作。

      这期间,由于当地生活设施大多损毁以及运输困难,人们吃饭喝水也成了大问题,特别缺少蔬菜和饮用水,再加上超负荷的劳动强度,许多人身体出现种种不适……虽然大家吃不好、休息不好,还要忍受着酷暑的煎熬和蚊虫叮咬,但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修通铁路,恢复运输生产。

      不久,根据严峻的灾情及救灾工作的实际需要,中央领导人对铁路抢修工作提出了时间要求:8月3日抢通通坨线,8月7日抢通京山线,8月10日抢通京山复线。并且希望尽量加快抢修进度,争取提前恢复通车。

      其实,提前恢复通车正是刘建章、郭维城以及全体参战人员的心愿。他们纷纷表示,尽管面临的任务十分复杂、艰巨,哪怕豁出老命,也一定要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抢修任务。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唐山抗震救灾工作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有赖于铁路能否畅通,抢修速度如果加快一分,通车时间就能提前一分,毛主席、党中央的关怀就能早一分送到灾区人民心中。



     抢修过程中,66岁的刘建章和64岁的郭维城身先士卒,如同年轻人一样,戴顶草帽,穿着胶鞋,脖子上系条毛巾,冒着余震的危险奔走在各个工地,了解施工进度,发现并及时解决问题。广大铁路职工和铁道兵指战员则以国家和人民的急需为己任,发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天不亮就上工,天黑了也不下现场,夜间没有照明,他们打着手电、提着马灯、举着火把坚持作业。那段日子,他们不是头顶烈日,就是冒着倾盆大雨,在恶劣的环境下,每天在工地奋战10个小时以上。

     铁道兵某部十二连在抢筑舟桥升降塔片石基础时,需要下到3米深的河水中清除淤泥、杂物,并向水中抛填片石。副指导员率领部分水性较好的同志在被污染的水中反复潜水作业18个小时,不少人眼睛被污水浸红,手脚泡肿,浑身奇痒,但他们个个坚守岗位,提前6小时圆满完成任务。

      在清理唐山火车站候车室时,面对层层叠叠的水泥板块,一根根数吨重的钢筋混凝土横梁、立柱,以及废墟下腐烂的尸体,抢修人员没有丝毫犹豫,在没有吊车和缺少切割工具的情况下,他们抡起大锤、斧子,截断钢筋,砸碎大梁,靠肩扛人抬装车外运。有些同志肩膀被压肿了,手磨破了,脚砸伤了,没有人叫苦、退缩。凭着这股顽强的精神,7天的任务仅用5天5夜的时间便圆满完成。随后,他们又投入唐山火车站半永久性站房的抢建工作之中。

      刘建章、郭维城在指挥抢修时,特别注意抓关键性工程。蓟运河大桥为上下行两座桥,墩台高、跨度大,桥下水深约8米。地震中该桥损毁严重,桥上钢轨扭曲,钢梁支座脱落,桥墩多处开裂、错位。7月30日,他们带领技术人员在桥头开现场会,讨论抢修方案。有关人员提出修建便线桥和架设铁路浮桥两种意见。铁路浮桥是铁道兵所属的几个研究所联合自主研发的战时铁路抢修器材,虽已定型批量生产,但尚未在实战中采用过,一些同志对抢修中使用这种器材,疑虑颇多。可是形势逼人,时间紧迫,刘建章、郭维城他们多方听取专家意见后,经过慎重考虑,毅然决定架设铁路浮桥。当晚,将该方案报告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和铁道部党组、铁道兵党委,并调铁道兵独立舟桥团火速赶来工地参战,还指派桥梁专家作为指挥部代表驻守工地进行技术指导。同时,他们安排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进行实地勘测,铁道兵十一师抓紧抢修路基。这期间,刘建章、郭维城他们先后到工地检查施工质量,并每天听取汇报,了解进展情况。经过各单位艰苦努力,特别是铁道兵独立舟桥团全体指战员废寝忘食,连续奋战5个昼夜,将1400吨舟桥器材从山东省齐河县及时装运到抢修现场,并立即投入紧张的拼架作业,终于在规定时间内顺利完成200米长铁路舟桥的架设任务,为京山铁路单线提前通车创造了条件,也为及时抢运抢修物资、转运伤员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组织抢修期间,每到一地,刘建章都会深入铁路系统基层段、站和职工家中,了解受灾情况,对职工、家属进行慰问,鼓励大家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振作精神,战胜灾害,重建家园。同时,要求各站段负责人,采取积极有力措施,迅速补齐行车、线路、桥梁、通信等方面的养护人员,为铁路恢复运行做好准备。

     抢修过程中,也遇到一些意外困难。有许多幸存者为防止遭受余震伤害,在线路的钢轨上搭建了栖身的防震棚。因为他们亲眼见到,地震造成了地面塌陷,特别在唐山境内存在许多“采空区”,把防震棚搭建在钢轨上,即使地陷了还能有钢轨架着,比较安全。

      为了尽快抢通铁路,必须说服群众尽快将防震棚移离钢轨。这项工作特别困难,在反复讲清道理、耐心劝说的同时,“铁路抢修联合指挥部”只好抽调人力、物力帮助群众选择安全地点,重搭棚子,使抢修任务未受太大影响。


 
      经过广大铁路职工和铁道兵指战员夜以继日地艰苦奋战,津蓟线和通坨线先后于8月1日、3日恢复通车,因地震滞留的3列旅客列车,2900多名旅客全部安全转移出灾区,无一伤亡。

      这期间,抢修指挥部还组织修复旅客列车39列,组织医疗卫生专列96列、军用列车37列,将3600余车医药器械、食品、衣被、建筑材料及其他物资源源不断运进灾区;8月3日抢通了唐山至洼里复线,开通了唐山车站;4日抢通了蓟运河大桥至唐坊间的单线,6日抢通了复线;7日京山铁路单线贯通,当天下午7点40分,从北京和沈阳开出的满载支援灾区物资的列车先后抵达唐山火车站;9日抢通了北塘至茶淀上行线,10日京山线双线恢复运行,提前达到中央领导提出的分期通车要求。

     此后,铁路职工和铁道兵抢险救灾任务的重点即转移到抢修唐山、古冶地区工矿企业的铁路专用线。

     至8月18日,铁路干线、支线和专用线的抢修任务基本完成,京山、通坨两线除个别区间外,列车行车速度已经达到每小时60公里。

     9月1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唐山、丰南地震抗震救灾先进单位和模范人物代表会议”,刘建章和郭维城接到通知连夜赶到北京参加大会。

     会后,他们未在北京停留,从人民大会堂直接返回了灾区。事后,刘建章听家人讲,那天晚上,铁道部机关一伙居心叵测的人到他家要揪斗他,幸好他没有回家,躲过了一“劫”。

      在遭受地震破坏的铁路干、支线修复通车之后,“铁路抢修联合指挥部”要求部分抢修人员继续抓紧全面恢复各项铁路设施和相关建筑。同时,安排力量转入解决灾区职工生活的实际困难,帮助他们维修临时住房、加固补强简易房屋、清理废墟杂物、改善生活环境,带领受灾群众生产自救,重建美好家园。

     10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顺应全党和全国人民意愿,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结束了危害党和人民长达十年之久的内乱,这使刘建章十分兴奋,心情格外舒畅。

      不久,在唐山铁路抢修现场忙碌了近3个月的刘建章,遵照铁道部党组的安排回到北京。一天,他去中南海看望王震,见面后,王震一把搂住他说:“老刘呀,现在好了,让我们大干一场吧!”刘建章受到很大鼓舞,默默下定决心,将竭尽全力为中国铁路事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余生。

友情链接

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

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豫ICP备18012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