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攻坚战:刘亚楼灵活机动运用 毛泽东战略战术的光辉典范

【2017-12-19 19:49:00 来源: 《党史博览》2017年第12期 作者:徐 宁点击数:383

  另一支被誉为“老虎师”的部队,刘亚楼部署为攻打天津的总预备队。六纵十七师参战是刘亚楼特意要求,经平津前线司令部同意的。因为十七师是一个长于巷战攻坚的“老虎师”。当时六纵司令员洪学智、政委赖传珠专门给刘亚楼打电话,强调十七师是六纵的一个铁拳头,攻北平还要用。刘亚楼说:“既然是只铁拳头,我正好先用用,先打天津,打完天津再说。”1月6日,十七师赶到天津西面杨柳青镇集结。战役总攻前,刘亚楼又将十七师作为攻打天津的总预备队。战斗开始后,十七师及时投入纵深战斗,充分发挥巷战中奋勇穿插分割战术和爆破威力,发扬孤胆作战精神,相继配合兄弟部队拿下敌守军核心防守区,无愧于“老虎师”的称号。

  刘亚楼在天津战役中用兵娴熟、巧妙,从而以较小的代价,迅速突破守敌防御体系,大胆分割穿插,彻底打垮了敌人整个防御部署,为解放天津发挥了重要作用。

实行佯攻战术——声东击西,将计就计

  天津战役总攻前夕,林彪、罗荣桓签署了给陈长捷的劝降信。陈长捷虽拒绝放下武器,但表示可以派代表商谈。他先后两次派代表出城谈判。第一次,刘亚楼在城南解放军的一个驻地会见了他们,并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表明了我方态度。第二次,派出4名天津参议会代表出城到杨柳青,提出要进一步谈判,双方再议条件。其实,陈长捷派代表来谈判是假,刺探军情、拖延时间是真。

  刘亚楼便来个将计就计,待解放军前沿阵地的战士护送这4名代表进杨柳青时,他派通信员把他们带到平津前线指挥部隔壁的屋子里休息,并让联络参谋通知他们:“刘总指挥正在路上,大约25分钟后才能赶到,请你们稍等片刻。”刘亚楼在指挥部里等了20分钟后,穿上大衣,从后门出去,乘坐吉普车到城北转了一圈,然后又返回杨柳青驻地,并有意让4个参议员看到沾满泥巴的车轮,形成解放军指挥所并非在杨柳青,而在北面的印象。同时,他故作风尘仆仆的样子,一进门就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紧赶慢赶,还是未按时赶到,让诸位久等了。”待4名代表离开杨柳青,刘亚楼立即调出几十门重炮到天津北面,不断轰击敌人在城北的工事,造成解放军主力在北线的假象。

  参议会代表回城向陈长捷报告解放军的主攻方向在城北,刘亚楼的指挥部肯定设在天津以北的杨村或是宜兴埠。陈长捷果然中计,做出错误判断,下令将王牌第六十二军一五一师调到城北布防。这样就减轻了解放军主攻方向的压力,待陈长捷获取解放军攻击部署并非在城北时,已来不及重新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