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夺权建立的临时权力机构缘何被定名为革命委员会

【2017-09-14 20:13:19 来源: 《党史博览》2017年第9期 作者: 曹春荣点击数:151



  51年前,由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其政治目标是要夺回被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所窃取的领导权,防止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复辟。在1966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的、经毛泽东修改的“文革”纲领性文件——《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中,就提出了要“夺取”在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同时“清洗”“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任务。在8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中,更加明确提出:“要撤换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那里的领导权夺回到无产阶级革命派手中。”

  1967年元旦,《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题为《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社论。社论根据毛泽东的设想,宣告“一九六七年,将是全国全面展开阶级斗争的一年”,号召“无产阶级革命派”“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展开总攻击”。这年1月,毛泽东还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夺权”的口号,从而揭开了“文革”夺权阶段的序幕。

  夺权后的“新生革命政权”即临时权力机构,叫什么名称好,一开始并没有明确的统一规定。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上海“一月革命”产生的临时权力机构名称的更改。

  1967年1月4日、5日,上海《文汇报》《解放日报》的造反派先后夺权,分别发表了夺权宣言和不再是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的声明,开全国全面夺权之先河。经过一个月“夺权”与“反夺权”的斗争,2月5日,以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为首的上海夺权斗争的产物——上海人民公社正式成立,形成符合“文革”需要的权力机构。
上一页1234下一页